第2215章 三個影子

白藿香跟在了後面,“我”則送到了門口。

“我”對着紅姑娘擺手:“紅姑娘注意身體,上次白藿香給你開的藥還有?”

儼然,就是我平時說話的神態。

幾百年前,阿四爲了學我,沒少下功夫。

紅姑娘回頭,也微笑:“不用惦記——這一次帶着白藿香幫我治病,李先生自己多保重。”

“我”點了點頭,看了白藿香一眼。

那個眼神,卻讓我怔了一下。

我平時看白藿香的視線,是那樣的嗎?

後頭一陣響聲,是江採菱他們下來了。

“哎,這麼快就走了?”江採菱纏着“我”問:“到底給了你什麼好東西,給我看看。”

“我”對着江採菱笑了笑:“不人多眼雜的時候給你看。”

江採萍也出來了,遠遠的在門口看着我們,眼神定定的。

程星河生怕露出什麼馬腳,那一隻好手就把“我”給推進去了:“正氣水那麼大個人了,不用你惦記,幾天就回來了。哎,你聽,誰叫你來着。”

“我”被推進去了。

紅姑娘沒有回頭,腳底下步伐卻快了幾分,聲音一低:“咱們抓緊。”

覺得出來,周圍有許多神氣。

見到了紅姑娘一來,微微一動。

不過,那些神氣看着“我”重新回到了門臉,似乎猶豫了一下,又落在了原來的位置上。

果然,都是天河主的耳目。

但覺得出來,身後多了一個身影,不急不慢,就跟在我們身後,不靠近,也甩不掉。

天河主的人果然都很謹慎。

越過了商店街的十字路口,紅姑娘的腳步更快了。

而這個時候,前面忽然拐進來了不少人,都是戴着小紅帽的老人。

像是旅行團的,不知道怎麼,到了這裡來了——被風水陣引來的。

也巧,旅行團裡有幾個人煞氣極其強大,身份地位也極高,這要是在古代,應該是有人在前頭舉着“肅靜”“迴避”大牌子的身份。

這種活着的文武貴人,不好衝撞,後面的那個身影就凝住了腳步。

抓住了這個機會,紅姑娘帶着我們從旅行團裡直衝了過去,上了一個掛着遮陽棚的三輪車。

剛坐穩,三輪車呼嘯而起,拉着我們就走。

這個三輪車——老亓?

擡起頭,果然看見老亓那個穿着汗漬斑駁汗衫的背影:“喲。”

白藿香很吃驚:“你怎麼也摻和進來了?”

原來,老亓的買賣鋪的挺大,在不少城市都開了分店,每到一個城市,都肯定要跟管理本地的打好招呼,這麼跟紅姑娘認識的。

這一次,紅姑娘聽說了我的事情,四處找人幫忙想法子,老亓知道風聲,也來毛遂自薦。

那個旅行團,就是他安排的,裡頭有幾個來頭很大的老頭兒老太太。

心裡頓時就是一熱,跟我有關,很容易就會被牽連,可他們一點都不怕。

我想說話,可紅姑娘隔着那一層黑衣拉了我一下:“現在不是時候。”

沒錯,這一件黑衣也不是什麼平常東西,會把我自己的氣息給遮掩住,如果現在出聲,或者露出皮膚,天河主的耳目一定會發現。

我微微點了點頭。

大恩不言謝。

三輪車呼嘯而過——還搭載了一個重低音音響:“花瓣顏色好,阿妹更嬌羞,看那春水流,流過小橋頭……”

引來行人紛紛側目,老亓倒是安之若素,還跟着唱。

白藿香捂住了耳朵。

這種高調,反而安全——誰也想不到,這種車裡會藏着什麼。

三輪車一路往前開,穿過了幾個狹窄的巷子,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找到了一輛越野車,四個人上了車,繞行了幾個路口,上了高速路。

窗外的風景不斷重複,也不能說話和亂動,讓人不由自主就有了睏意,也不知道昏昏沉沉的過了多長時間,忽然一陣急剎車。

我睜開了眼睛,外面已經黑了。

白藿香似乎覺出我醒了,低聲說道:“有人攔住了咱們。”

我皺起了眉頭。

擡起頭,就看見滿眼一片荒蕪,沒什麼人煙,前面有幾個人,站在了車前。

他們每個人腳底下的影子,都有三個。

這地方,是天地人三界的交叉口的玄陰地之一。

那幾個——頭上的秤桿簪子很醒目,是九重監的!

上次九重監損失了一半的人員,這些是外派人員?

紅姑娘也皺起了眉頭。

“車裡的,是咱們天曹官的靈骨童女吧?”爲首的一個不急不慢的說道:“我們在這裡等了你挺長時間了,還請下來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