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被上天選中的人

我這是在哪兒?

珠瑪感覺暖洋洋的,渾身軟綿綿的,如同襁褓中的嬰兒一般,連眼睛都不願睜開,只想永遠這樣睡下去。

“珠瑪……醒醒……斑得……抱過你……小影子……”

從很遠很遠的地方,斷斷續續飄來一些模糊的聲音。

嗓音柔美而熟悉,一股親切感不自覺地涌上心頭。

斑得姐?

她努力撐開有些沉重的眼皮,目視前方,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

耀眼的白光闖入視線,刺得她眼睛生疼。

環目四顧,周圍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沒有,什麼也看不見。

我這是在哪兒?

她臉上不禁流露出迷茫之色,拼命轉動着小腦瓜,卻還是回憶不起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爲何會出現在這個古怪的地方。

“……親妹妹一般的存在……”

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依舊若即若離,時斷時續,卻已經漸漸能夠分辨出其傳來的方向。

即便腦子裡一片空白,這個聲音卻還是讓她莫名心安,忍不住想要循聲而去,找到這個溫暖的存在。

“你要走了麼?”

一個嬌柔嫵媚的嗓音忽然在身後響起。

珠瑪猛地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豔若桃李,身材火辣的成熟美女。

女人頭上帶着花環,身上穿着與體型完全不符的彩色衣裳,露出一截雪白光滑的小腹,將本就豐滿的身材襯托得前凸後翹,魅惑無比。

她將一柄比自己身高還長的芭蕉扇扛在肩頭,秋水般的雙眸直視着珠瑪的眼睛,嘴角隱隱掛着一絲微笑。

“是啊,我該走了。”珠瑪本能地答道,“斑得姐在找我呢。”

眼前的美麗女郎,讓她隱隱感到有些眼熟,一時半會,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稍微細想一些,腦中便覺陣陣刺痛,如同針扎一般,讓她很快放棄了進一步思考的念頭。

“她跟你並不是同一類人。”美麗女郎努了努性感的嘴脣,端的是媚態橫生,風韻無限,“理她作甚?”

“怎麼會?”珠瑪急急忙忙反駁道,“斑得姐,斑得姐她……”

話到中途,戛然而止。

斑得姐是誰?

她忽然發現,自己居然想不起來聲音主人的身份,更是完全不知道對方和自己的關係。

那種針扎的感覺越來越嚴重,直教她頭疼欲裂,無法作出哪怕一丁點的思考。

“唔!”

她忍不住抱着腦袋蹲在地上,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看吧,你連她是誰都不知道。”美麗女郎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珠瑪身旁,親熱地勾住她的脖子,在她耳旁吐氣芬芳,“你們怎麼可能是一路人?”

“她是誰?”珠瑪轉過頭,迷茫地望着她。

“她是害蟲,他們都是。”美麗女郎眸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要是和他們走得太近,你會受到傷害。”

“可、可是……”珠瑪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動了動嘴,卻又不知該如何反駁。

“只有我纔是站在你這一邊的。”美麗女郎輕輕撥弄着珠瑪額前的秀髮,“這裡纔是你的家,你真正的歸宿。”

“我的家,我的歸宿……”珠瑪木訥地重複着她的話語,眼中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弱,“我、我好睏。”

“睡吧,你累了。”美麗女郎伸出潔白的右手,輕輕按在珠瑪額頭上,聲音愈發溫柔,“等你醒過來的時候,一切都過去了,再也不會有任何煩惱。”

“嗯,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珠瑪的眼皮越來越沉,身體搖搖晃晃,似乎隨時就要躺倒,“應該不會再痛了吧。”

“珠瑪……堅持……不能……輸……”

正在此時,遠處又隱隱飄來了一個柔和而低沉的男子嗓音。

鍾文!

幾乎昏睡過去的珠瑪忽然雙眼圓睜,“倏”地站起身來,急匆匆地跑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別去,他也是害蟲。”美麗女郎眸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一把拉住她的皓婉,“而且是最可惡的害蟲。”

“鍾文不是害蟲!”珠瑪本能地掙扎起來,試圖甩開女郎的手,“是他救了我,他是我的恩人!”

“那又如何?”女郎搖着頭道,“他救你,不過是想要利用你罷了,人類沒有一個好東西。”

“你胡說!”珠瑪不悅道,“這世上有很多好人,鍾文,斑得姐,阿爸阿媽,大兄,師父……”

情緒激動之下,她的意識漸漸清醒,說話越來越流暢,思維也變得敏捷了起來。

“我沒有胡說,人類是世間最最邪惡的生物,凡是他們到過的地方。”美麗女郎的嗓音忽然變得異常尖銳,“一切美好都會被破壞,所有其他生物都會被逼得走投無路!”

珠瑪不再說話,只是狠狠瞪着她,似乎要用眼神來表達心中的不滿和不認可。

“他們無法吸收天地間最純粹的元炁,卻可以通過吸收邪惡之氣來提升實力。”美麗女郎接着說道,“所以他們顛倒是非,把先天元炁污衊成煞氣,反倒將自己吸收的邪惡之氣,喚作靈氣。”

珠瑪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之色,只覺這種古怪的論調,當真是聞所未聞,荒唐可笑。

“就連上蒼都無法坐視人類繼續爲惡。”美麗女郎兀自滔滔不絕,“否則爲何每當人類實力突破到一定的境界,就會有天降雷霆,要將其抹殺?”

“這……”珠瑪被問得啞口無言。

她雖未達到聖人境界,卻也聽說過天劫的存在,被女郎這麼一問,一時竟找不出對方的邏輯漏洞。

“明白了麼?”美麗女郎見她語塞,登時笑盈盈地湊近前來,在她耳畔輕聲呢喃道,“人類太過危險,還是和我一起留在這裡,才最安全。”

“可是……”珠瑪頓了頓,突然擡頭看她,“我也是個人類。”

“你和他們不一樣,你是被上天選中的人。”美麗女郎扳過她的肩膀,一臉嚴肅地說道,“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你體內便擁有無窮無盡的先天元炁,所以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淨,最高貴的存在,那些害蟲又怎能與你相提並論?”

“鍾文不是害蟲!”珠瑪奮力掙脫她的手掌,朗聲說道,“我要去找他!”

“不,你錯了,他就是害蟲!”

似乎沒料到珠瑪如此頑固,美麗女郎那粉嫩嬌豔的臉蛋突然變得猙獰而扭曲,嗓音猛地拔高了一大截,歇斯底里地尖叫道,“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害蟲,他不僅欺騙了你,還欺騙了許多像你一樣愚蠢的女人,他就是個惡魔,會讓所有靠近他的女人遭遇不幸!”

“你、你胡說!”

女郎尖銳刺耳的嗓音,直刺得珠瑪腦殼嗡嗡,頭痛欲裂,不得不再次蹲了下來,雙手抱住腦袋,做着微弱無力的反抗。

“我有沒有胡說,你自己心裡清楚。”

見她痛苦,美麗女郎臉上沒有絲毫同情之色,反而變本加厲地刺激道,“你這樣喜歡他,可是他呢?他又是否會一心一意地對你?他的身邊,到底有多少女人?”

“我、我……”珠瑪心中一痛,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留下來,忘了他。”美麗女郎用力抓住她的肩膀,使勁搖晃着,“什麼友情,什麼親情,什麼愛情,那都不過是虛妄罷了!”

“我、我……不、不……”珠瑪的言語是如此蒼白無力,終究無以爲繼。

“啊!!!!!!”

一陣難以想象的痛楚涌入腦海之中,她終於無法忍受,猛然爆發出一道慘絕人寰的淒厲叫聲。

“爲什麼,爲什麼你還不放棄!”

看見珠瑪的慘狀,美麗女郎的眸中也不覺閃過一絲痛苦之色,她更加用力地晃動着珠瑪的嬌軀,聲嘶力竭地吼道,“那些害蟲到底哪裡好,值得你這樣堅持?”

慘叫聲與嘶吼聲交織纏綿,此起彼伏,飄蕩在白茫茫一片的神秘空間,久久不願散去。

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血絲充斥在珠瑪眸中,她的面色愈發蒼白,神情極盡哀傷,似乎隨時就要徹底崩潰。

就在此時,一道玄而又玄的氣息忽然從天而降,瞬間籠罩住了整片白茫茫的區域。

這道氣息是如此溫暖美好,如此柔軟愜意,於悄無聲息之間,將珠瑪和美麗女郎同時包裹其中,簡直妙不可言。

原本空無一物的白色空間,竟然憑空現出一大片綠油油的青青草原。

草原上方,涌現出一朵又一朵的嬌豔鮮花,奼紫嫣紅,五彩繽紛,整片區域如同春回大地,竟然呈現出一派萬物復甦的美好景象。

“這、這是……?”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美麗女郎渾身一顫,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