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孟川和雲青萍

大周王朝,吳州,東寧府。

東寧府城八大道院之一的‘鏡湖道院’正門,一名腰間佩刀的少年從道院中走出。

“孟師兄。”

“孟師兄好。”

“見過孟師兄。”

周圍的其他同門們都頗爲熱情。

少年孟川向這些師弟師妹們微微點頭,其實這些‘師弟師妹們’很多都比他年齡更大,不過鏡湖道院的規矩是達者爲先,他早在兩年前就已經進入鏡湖道院‘山水樓’,山水樓二十二位弟子,也是鏡湖道院最強的二十二位,受衆多師弟師妹們仰慕嚮往。而其中‘孟師兄’尤爲受推崇,是因爲孟師兄偶爾會會指點他們,其他山水樓師兄師姐卻懶得浪費時間在他人身上。

“公子,公子。”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從一旁跑出來一名綠衣少女,孟川見狀笑了:“綠竹,你怎麼來了?”

“我家小姐想要請公子一起去東山遊玩,昨夜剛剛一場大雪,雪後的東山可美得很。”綠衣少女笑道。

“去東山遊玩?”孟川眉頭一凝,說道,“東山太遠了,去一趟怕是要在東山過夜了,等明日才能回來。”

綠衣少女笑道:“我雲家在東山恰好有一處別院,可以在那過夜。”

孟川搖頭道:“回去告訴青萍,就說一個多月後就是玉陽宮斬妖盛會,我需潛心修行以做準備,無法陪她過去。”

“這……”綠衣少女猶豫。

“你回去直接說就是了。”孟川吩咐道,“還有,讓青萍多花點時間修行,別總是想着出去遊玩。”

“是。”綠衣少女只能乖乖應着,回去稟報。

孟川微微搖頭。

對於從小定下婚約的‘雲青萍’他也有些頭疼。

……

鏡湖道院是建造在鏡湖東岸,在鏡湖西岸還有許多府宅,其中就有一座‘孟府’。

“少爺。”府門口有兩名守衛,看到孟川便頗爲恭敬。

“我爹在府裏麼?”孟川問道。

“剛剛祖宅那邊派人來,老爺便立即趕去了。”守衛說道。

孟川若有所思點點頭,便進入府中。

“咻咻咻!!!”很快便依稀聽到箭矢的聲音,孟川循聲來到了練武場。

練武場正有一名紅衣少女在彎弓射箭,一根根箭矢,瞬間穿過數十丈接連射在靶子上,且後一箭都射在前一箭箭桿上。

孟川在一旁看着對方練箭。

她叫柳七月,是自己父親的生死兄弟‘柳夜白’的獨女。

自己八歲那年……

柳夜白帶着女兒來到了孟府,從此便住下。

七月和自己很像,都是很小就沒了母親。從小,七月就和自己一同修煉,一直修煉至今,感情極深。

“阿川,你回來了。”紅衣少女看到孟川眼睛一亮,“射這些靶子真沒意思,來來來,趕緊給我當靶子。如果不是爲了等你,我早去道院練箭了,道院的弓箭場可比這大多了。”

“好,給你當靶子。”

孟川笑着走到練武場中央。

紅衣少女換了一箭囊,箭矢也都是沒有箭頭的,她眼睛放光看着孟川:“阿川,你可得小心了,別又被我揍得鼻青臉腫。”

“你也小心,我這次定要破了你的七星連珠箭。”孟川凝神以待。

紅衣少女嘻嘻一笑,跟着手指猶如幻影,瞬間拉弓射箭,似乎都不需要瞄準。

咻咻咻!!!一箭又一箭,接連射出。每一次從背後箭囊取箭拉弓射箭,再取箭拉弓射箭……就彷彿正常人呼吸一般自然,一根根箭矢也快得驚人,威力同樣極大。

“噗噗噗。”孟川腰間的刀已經出鞘。

刀走弧線,在面前隱隱形成一片領域,凡是箭矢射來都會被阻擋下。

“阿川你的刀法是越加厲害了,還是得施展七星連珠箭啊。”紅衣少女射箭的同時還笑眯眯說着,顯然如此射箭非常輕鬆。

“咻!”

話音剛落,紅衣少女新射出的一箭,箭破空帶着刺耳的尖嘯。

“來了!”孟川也越加鄭重。

“噗。”“噗。”

孟川刀走弧線,猶如圓球一般阻擋住一根根箭矢。可七星連珠箭是消耗真氣極大的殺招,箭矢速度會越來越快。

僅僅第六箭,孟川的刀就阻擋了空,跟着就感覺胸口一疼,整個人情不自禁一個踉蹌,胸口怕是要青紫一塊了。

“還是沒能擋住。”孟川搖頭無奈道。

“我修煉成的五大殺招,你已經能擋住四大殺招了,只剩下‘七星連珠箭’罷了。”紅衣少女笑道,“已經很厲害了,在道院的時候,洗髓境層次都沒誰擋住我的‘三重幻影箭’,可是你卻能擋住。”

“我從小就擋你的弓箭,當然要比你們道院的強些。”孟川搖頭,“你這還是沒箭頭的,若是加上箭頭,箭的速度會更快。你的五大殺招……怕是大半我都擋不住。”

“阿川,難道你沒聽說?在同一境界,沒誰能抗住神箭手的狂攻。”紅衣少女得意道。

“七月……真生死搏殺,我早就第一時間衝到你面前了。”孟川哼聲道。

“神箭手都是有護衛的。”紅衣少女撇嘴道,“我護衛會擋住你,然後你就成了我的靶子。說不定將來你就是我的護衛呢!”

孟川笑了。

他很清楚神箭手的可怕,在任何一方勢力,頂尖神箭手地位都極高,都會被保護的極好。

自己這位七月妹妹,在弓箭上就非常有天賦。

“阿川,今天你們院長召你們過去,是說玉陽宮斬妖盛會?”柳七月詢問道。

“嗯,你們烈陽道院也說了吧。”孟川問道。

“說了!我烈陽道院洗髓境十大弟子中就我一個神箭手,院長直接定下一個名額給我。”柳七月說道,“在玉陽宮斬妖盛會對付妖怪,我神箭手是最擅長的。”

孟川笑道:“我們鏡湖道院洗髓境一共三個名額,我雖然是洗髓境十大弟子之一,但是還得爭奪名額,若是得不到名額,都沒資格去。”

“那你就慢慢拼吧。”柳七月嘿嘿笑道。

“別大意,玉陽宮斬妖盛會上,你面對妖怪,千萬別被妖怪給近身了。”孟川說着,“我們先練練。”

說着孟川陡然飛撲過去。

“有本事追上我。”

柳七月立即飛竄閃開,甚至還返身射出一箭。

……

另一處,東寧府五大神魔家族之一的‘雲家’。

雲青萍正在給她父親‘雲符安’泡茶。

“爹,你嚐嚐。”雲青萍討好地將一杯茶水放到父親面前,忽然她瞥見遠處回來的侍女綠竹,不由眼睛一亮,連喊道,“綠竹!”

綠竹只能乖乖過去。

“怎麼樣,孟川怎麼說?”雲青萍連問道。

“孟公子說了,說是一個多月後就是玉陽宮斬妖盛會,他要潛心修行以做準備,沒法陪小姐你去東山遊玩。”綠竹低聲道。

“又不去?”

雲青萍有些惱怒,“就知道修煉修煉修煉。”

“孟公子還讓我告訴小姐,多花點時間修行,別總是想着出去遊玩。”綠竹又道。

“他還管我?”

雲青萍越加氣惱。

“我看,孟川說的很對。”坐在那的雲符安美滋滋喝茶,說道,“你這丫頭就該好好修煉,別老是貪玩。”

“爹,這孟川就跟木頭一樣。”雲青萍看着雲符安,忍不住道,“在我剛滿月時,你們就給我和孟川定下娃娃親!可是我倆性子完全不同。我喜歡玩,喜歡請許多好友一起玩。他卻喜歡修煉、畫畫,喜歡安靜。我和他說話,也是話不投機。以後想到和他成親,我都快瘋了。”

“你就是太鬧騰,剛好有一個能治你的,是好事。”雲符安笑道。

雲青萍連到父親身旁,抱着父親胳膊撒嬌道:“爹,我求求你了,去和孟家說說,找孟伯伯說一說,解除了婚約吧。”

“你想都別想!”雲符安喝着茶,直接否掉。

“爹!”

雲青萍氣道,“你們爲什麼非要逼我嫁給他?當年,我剛剛滿月什麼都不懂,就給我定下親事。你們怎麼知道,孟川長大後會是什麼樣?你們完全不知道,就硬要我嫁給他。你們根本就沒在意過我的想法。你不覺得很過分嗎?”

“孟川還是不錯的。”雲符安說道,“東寧府五大神魔家族年輕一代,他算是很好了。”

“他再好又怎樣,我不喜歡!”雲青萍怒道,“我不想嫁給一個說話都說不到一起的所謂天才。”

雲符安輕輕放下茶杯,眼皮一掀,冷冷看了眼女兒。

雲青萍心頭一顫。

可心中的傲氣讓她昂着頭,盯着父親!

“最近半年,你已經和我說過六次解除婚約了。”雲符安冰冷道,“看來是爹太寵你了,今天話就和你說清楚。”

雲青萍盯着父親。

雲符安繼續道:“你和孟川的親事,不單單是你們倆的事。也是我們雲家和孟家的事!我們雲家雖是五大神魔家族之一,可定居東寧府也僅僅數十年,族人也僅僅數十位,根基尚淺。而孟家是紮根在東寧上千年的神魔家族,族人過萬!孟川父親‘孟大江’將是下一任孟家族長。你是我們雲家第三代唯一的女孩,你和孟川成親,我們雲家和孟家關係自然可以更進一大步。這對我雲家也有大大益處。”

“祖父他都修煉成神魔了。”雲青萍反駁道,“有祖父在,誰都動搖不了我雲家!既然如此,爲何不能讓我過得更自在些呢?”

“自在?自在就是你想要和誰成親,就和誰成親?”雲符安冷聲道。

“怎麼,不行麼?”雲青萍昂頭道,“爲了家族,就一定犧牲我?爹,你們不覺得羞愧麼?”

“閉嘴!”

雲符安氣得站起來,怒指着女兒,喝道,“雲青萍,你想要出去遊玩,護衛僕從成羣。你大冬天想要吃火龍魚,自有人拼掉命去幫你尋。你修煉不用心,也有大量寶物用在你身上,讓你今年也達到了洗髓境。我請高手一對一指點你,你實力弱,我請三名脫胎境護衛一直暗中保護你,請三名脫胎境護衛一月就要五百兩銀子,還有其他種種寶物賜予……”

“爲了你所謂的逍遙自在,你知道家族付出了多少?”雲符安盯着女兒。

雲青萍愣住了。

她不傻。

她略一算,就知道維持如此生活,家族在她身上付出何等驚人。

“你享受了家族的種種好處,就得承擔你該承擔的!”雲符安怒喝道,“只管享受好處,什麼都不做?想得美!”

“還有,我知道你們道院的有一個小傢伙,叫張衝,最近對你挺殷勤的吧?”雲符安冷笑,“他一個張家旁支的小子,也配娶我雲符安的女兒,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哪根蔥!”

“爹,我和張師兄並沒有……”雲青萍連要解釋。

“只要我發現你們有一絲逾規,污了我雲家和孟家的臉面。不但他得死,連你!我都會清理門戶!”雲符安冷冰冰看着有些嚇着的女兒,“到時候別怪當爹的無情。”

雲青萍感到心底發寒。

她從來沒見過父親這麼冰冷的一面,她今年也才十五歲而已。

“女兒啊。”雲符安面色緩下來,“家族聯姻就是如此,他就是再醜再無能,你也得嫁。你爹我當初娶你娘,也是你祖父親自定下,都沒得選!而且說起來,孟川人品很不錯,你該慶幸了。”

說完,雲符安又瞥了眼在女兒身後戰戰兢兢的侍女綠竹,吩咐一句:“綠竹,給我看好你家小姐,別讓她犯了錯。”

“是。”綠竹連忙應道。

雲符安隨即負手離去。

雲青萍站在那,愣愣看着父親離去的身影,想到那句“連你,我都會清理門戶。到時候別怪當爹的無情。”,這句話對雲青萍刺激的確有些大。

她覺得,這世界和她這麼多年想的不一樣。

——————

番茄新書正式開始上傳,新的征程開始了~~~還請大家支持!對了,每天兩章,更新會在中午11點左右、晚上7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