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 第16章 景雲洞主的抉擇

黑白二氣凝聚成的巨大刀光,從天而降,悄無聲息便劈在了景雲洞主身軀上,一切而過,將景雲洞主切成兩截。

但景雲洞主龐大軀體傷口位置,彷彿流水般流動,又連接爲一體。

“這一刀,才真正傷到他。”孟川在將對方一刀兩段時,感應得很清楚,“可也只是損耗他部分力量,怕是得數百刀才能殺死他,如果他有恢復力量、恢復肉身的寶物……耗費時間還要久得多。”

景雲洞主肉身太強,堪稱孟川在五劫境見過最可怕的。

以三種‘空間一脈’五劫境規則修煉出的肉身,便是真正的六劫境大能出手,怕也要十餘招。孟川以‘陰陽大界陣’凝練出的刀光,和真正的六劫境大能比起來,還是差不少的。

“呼。”高空中又凝聚出新的刀光。

陣法凝聚刀法,不及孟川近戰出刀快,可一息時間,也足以降下三四刀。

一道道刀光摧毀破壞着景雲洞主龐大的軀體。

“即便我有諸多護身寶物,能瞬間恢復到巔峯狀態,可數個時辰,也足以耗盡寶物。”景雲洞主明白這點,他的龐大身軀被一條條黑白鎖鏈束縛着,都沒法掙扎閃躲,彷彿遭受酷刑般被天降刀光一次次怒劈,他心中悲憤又無力。

在域外闖蕩,有時候就會遇到些意外事件。

比如對付一個小人物,突然冒出個恐怖的大能?比如劫掠修行者,卻突然遇到禁忌存在?

像這次,以他景雲洞主的實力,對付一個五劫境的‘東寧城主’是非常輕鬆的事。誰想在‘蛇魔星’這樣安全的地方,對方竟然神不知鬼不覺佈置出了一座強大的陣法。

“栽了。”

“我景雲,五萬餘年積累的寶物也要損失一半了。”景雲洞主也有些心疼。

他的兩大真身,分處遙遠的不同河域,各自擁有的寶物相當。

到了他這等實力,不去招惹六劫境存在,一般很難死的。

……

“要徹底殺死他這一具真身,可能要耗費數個時辰。”孟川僅僅以陣法降下數道刀光,也明白這點,當即身體中飛出一道流光,流光化作一名黑袍白髮的孟川,正是一尊元神分身。

“元神分身,先去曲雲河系,探一探景雲洞主的老巢。”孟川做出決定,當即這一具元神分身嗖的飛向時空洞。

時空洞,從外界難以看清其內部,只覺得時空在此扭曲程度極高。

“嗖。”

孟川元神分身飛入其中。

“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入時空洞。”孟川飛入時空洞,能看見時空洞內的場景,彷彿無比廣闊的時空景色被壓縮扭曲疊加在一起,顯得荒誕怪異。

不足一息時間,便已然穿過了時空洞,到了正常的域外虛空中。

飛出來時,孟川便看到一座足有千萬裏的龐大星辰。

“景雲星。”孟川看着這座星辰,這裏便是曲雲河系‘八首吞星蛇’一脈老巢,也是景雲洞主修行之地。

“走。”

“趕緊走。”

“全部離開景雲星。”

“快快快。”

這個時候的景雲星一片慌亂,一頭頭八首吞星蛇正在朝外飛,也有八首吞星蛇捏碎了小挪移符,瞬間破空離去,更有些懵懵懂懂的八首吞星蛇幼體,還有些困惑,彼此慢慢飛着,以他們的飛行速度要飛出景雲星都要很久。

景雲洞主的元神分身站在一座高山上冷漠看着這一切。

“轟~~~~”

元神世界虛影降臨,直接侵蝕景雲星的陣法。

“來了?”景雲洞主元神分身擡頭觀看,卻沒任何反抗。

他這僅僅是元神七層的分身,實力弱小,和真身是在同一座河域範圍內才能存在。元神七層的‘元神之力’根本無法催發景雲星陣法,而其他八首吞星蛇們境界太低,境界不到,也無法施展陣法,只能任由孟川的元神世界虛影侵襲。

轉眼,景雲星陣法便被攻破!

三百萬裏世界虛影蔓延開去,更有虛空波動籠罩數千萬裏!抓住一頭頭八首吞星蛇。

“不。”很多八首吞星蛇露出絕望色。

“怎麼回事?”

“怎麼了?”很多八首吞星蛇幼體驚慌又困惑,他們中有些都從未離開過景雲星太遠,最多在景雲星周圍飛一飛。

黑袍白髮的孟川站在景雲星半空,感受着:“還是來慢了,劫境層次的八首吞星蛇,竟然只剩下五位,其他都是帝君級、尊者級。”

八首吞星蛇們大多自私。

得到景雲洞主的命令,立即各施手段,在最短時間內逃掉。

景雲星太大,縱橫千萬裏!如果要去帶着一些幼年的弱小八首吞星蛇,是要耗費時間的,耗費一兩息時間,可能就失去了逃命機會。

比如這五位‘劫境八首吞星蛇’就是爲了多帶些同族,最後沒能逃掉,孟川的世界虛影降臨了。

“東寧,你是不是太過分了?”景雲洞主元神分身飛了過來,盯着孟川,“你我之爭,要牽連到這些弱小同族?他們有些還只是剛孕育出生沒多久。”

“五位劫境、三十二位帝君、兩百六十三位尊者。”孟川微微點頭,“有些的確是剛出生沒多久。”

八首吞星蛇剛出生就是域外虛空中的生命,屬尊者級。

作爲景雲洞主坐鎮的一處巢穴,還是匯聚了很多八首吞星蛇的,很多八首吞星蛇慕名趕來,有景雲洞主庇護,自然安全的很。

這‘景雲星’也是堪稱整個神女河域最大的一處八首吞星蛇巢穴。

像‘赤蛇星’,因爲赤蛇星主坐鎮,連五劫境大能都有數十位!成爲整個時空長河‘赤蛇一族’最大巢穴。

越是族羣強者匯聚的地方,同族就越多。

這次……

八首吞星蛇一族的劫境、帝君都逃掉了不少,可被孟川攔截抓住的依舊有很多,最多的就是弱小的尊者級

“放過他們。”景雲洞主元神分身看着孟川,“我那一具真身寶物全部送給你,並且保證,不再和你爲敵。”

“不再和我爲敵?”孟川看着他。

“你若是對我同族下殺手,我景雲發誓,餘生定會和你搏命,整個三灣河系也休想太平。”景雲洞主盯着孟川。

孟川看着他,微微一笑:“威脅我?景雲洞主,你想想清楚,是你八首吞星蛇把手伸進了三灣河系,在三灣河系劫掠了數萬年,我如今只是爲三灣河系討還些血債而已,難道只允許你們屠戮劫掠,不允許修行者來報仇?”

景雲洞主鄭重道:“劫掠的只是少數,這裏有很多弱小的八首吞星蛇,特別是尊者級的可沒去劫掠過,這些弱小八首吞星蛇是無辜的吧?”

“我會全部帶走。”孟川說道,“該殺殺,該留留,我會自己決定……至於你餘生要和我搏命?儘管來!”

搏命?

如今的自己,就不懼對方。

參悟《虛空圖錄》卷三收穫很大,一旦令《雲霧龍蛇身法》達到五劫境,相信就能掌握六劫境層次規則。

到時候,殺死景雲洞主就很輕鬆了。

……

蛇魔星。

被黑白鎖鏈束縛的景雲洞主,忍受着刀光的接連降臨,八個頭顱盯着孟川,同時開口道:“東寧城主,我打算和你做個交易。”聲音轟隆回蕩在蛇魔星上。

“交易?”孟川暫時停下刀光。

“我追隨你一萬年,爲你效命一萬年。”景雲洞主說道,“以此爲代價,你放過我的那些同族,也放過我這一具真身。”

“我若是殺了你,怕是收穫極大。”孟川開口道,“以你的實力,這一具真身攜帶寶物至少數萬方吧。至於追隨者?對我並不是急需。”

“我再獻上三萬方的寶物。”景雲洞主盯着孟川。

作爲特殊生命,景雲洞主壽命也比較長,達到五劫境後以他如今境界,足以有七萬餘年壽命。

修行至今,還剩兩萬年壽命。

願意拿出‘一萬年’追隨孟川,已經是極大犧牲。

至於寶物?他實力在五劫境中算極強,活得又久,積攢的寶物是龐明的數倍,單單這具真身攜帶的寶物便是近五萬方。

“獻上三萬方?”孟川看着這龐大的八首吞星蛇,一名足夠強大的追隨者是可以發揮很多用途的,很多瑣事沒必要自己親自出面了,自己可以更專注於修行,當即道,“別的我不管,在三灣河系劫掠的八首吞星蛇,也得全部交給我。”

“他們逃回曲雲河系,部分這次你已經抓住了。”景雲洞主冷漠說道,“也有部分逃掉,我也會去將他們抓來。但是……最強的兩名四劫境同族,他們的真身分散在不同的遙遠河域,我沒法抓。”

“也就是說,除了兩名最強的四劫境,其他全部交給我?”孟川看着他。

景雲洞主點頭。

交出十餘位八首吞星蛇,他能忍受。

而孟川抓的三百位八首吞星蛇,已經是他這處巢穴的絕大多數了!八首吞星蛇一族繁衍困難,景雲洞主無法眼睜睜看着那麼多全部交到孟川手裏。

另一方面他也想要保住真身攜帶的一件特殊寶物,其他寶物折算成‘三萬方’都可以給孟川,那一件對他的修行路很重要,他也不願捨棄。

諸多原因,他做出此抉擇,這也是他能承受的最大代價了。

孟川思索了下,他從來沒想過屠戮所有的八首吞星蛇,就和普通修行者有各種各樣,八首吞星蛇整個族羣同樣分很多類型,喜劫掠的也只是一部分罷了,也有的一心躲在星辰修行不理會外界的,也有喜歡各種冒險的。否則不至於僅僅十餘頭八首吞星蛇長期在三灣河系劫掠了。

“你的條件,我答應了。”孟川看着景雲洞主。

景雲洞主八個頭顱都微微一愣,表情都很複雜,同時垂下腦袋:“景雲,見過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