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 第19章 祕境內的孟安

孟川平復自身激動的心情,仔細思考一二,確定應該就是‘孟安’的孩子,想不到其他可能。

“好啊。”

“安兒終於有孩子了。”孟川心頭歡喜,按照孟家的規矩,甚至也是所有家族的規矩,家族的女子寫進‘族譜’的只有一代,女子外嫁後生下的一般就算是其他家族人了。

比如孟悠的兒子‘楊源’是屬於楊家人。

孟家族人雖然衆多,但孟川這一脈,女兒孟悠外嫁,孟安一直沒有娶妻生子,所以這一脈在族譜上就斷了,沒有延續下去。

而如今孟川這一脈算是繼續延續下去了。

雖說作爲劫境大能,孟川早已不在意此事,可終歸是自己的孫子或孫女。

“也不知道,滄元祖師給安兒準備的修煉之地,到底有何特殊。安兒在滄元界那麼多年,都沒娶妻,去了那修煉之地……如今孩子也有了。”孟川露出笑容,“按照安兒所說,那修煉之地,是一座特殊的祕境。”

“去瞧一瞧,這孩子出生,我這個當祖父的應該去見一見。”

孟川按耐不住,當即念頭一動,一尊元神分身從體內飛出。

這尊元神分身當即悄然離開了千山星,進入時空長河,循着因果感應朝‘孟安’和那新出現的血脈感應處飛去。

雖然感應模糊,但還是能確定方向的。

……

黑袍白髮的孟川元神分身,在時空長河中趕路着,爲了見兒子以及孫輩,也是攜帶了些寶物。

兩個多月後。

“轟。”

孟川踏過無盡的黑暗,終於來到了一座新的河域。

“嗯?”孟川站在浩蕩的時空河水中,周圍無數星辰光點環繞,他眉頭微皺感應着,“我循着感應的方向,抵達了這裏——泰冬河域。我可以確定,安兒和另一血脈就在泰東河域,但感應被遮掩,變得非常模糊,都無法確定方向。”

“看來安兒和那血脈,依舊在那座祕境內。”

孟川明白這點。

祕境,是八劫境大能所創,擁有種種匪夷所思之處。

祕境內可以有大量凡俗生靈繁衍生存,甚至可以在其中修行到劫境層次。‘祕境’容納生靈,適合修行的程度……是在‘中等生命世界’之上的。當然還是遠不及‘高等生命世界’的,每一座高等生命世界,都是誕生過八劫境大能,八劫境大能在生命世界基礎上逐漸提升到‘高等’。

祕境,則是八劫境大能從無到有所創,自然比高等生命世界弱一籌,可依舊很神奇了。

因爲祕境內規則,完全是由八劫境大能所定,擁有諸多特殊。

六劫境大能若是掌握一座祕境,七劫境大能以下,敢殺進去就是找死。

“安兒所在的祕境,也不知是哪一座祕境,是否有祕境之主。”孟川疑惑,“至少我查到的情報中,泰東河域並沒有祕境。”

時空長河中,藏有些祕境。

若是六劫境大能尋到,且徹底掌控成爲祕境之主,有些會選擇‘公開’,但有些依舊保密。

還有些祕境,沒有主人,外界更加不知曉了。

“安兒所在的祕境,就是一座未公開的祕境。”孟川微微皺眉,“沒有公開,我也沒辦法進去。”

******

泰東河域,廣闊浩瀚是神女河域的兩三倍,這座浩瀚河域的確暗藏着一座古老的祕境。

祕境內。

一座鳥語花香的山谷中,孟安正坐在譚邊釣魚,身旁趴着一頭猶如大貓般的異獸。

“孟安。”一名白衣女子從遠處走來,幾步便已走到了孟安身旁,大貓般的異獸睜開眼看了眼,又舒服的眯上眼睡了。

“讓你這位登上‘天界’的大高手,來到這偏僻凡俗之地待着,是不是很不習慣?”白衣女子坐在一旁輕聲笑道。

“哪有。”

孟安搖頭,“在天界修行是重要,但你肚子裏的孩子更重要,在天界,爭鬥太激烈,甚至可能會有我們的仇敵盯上你肚子裏的孩子,所以還是暫且離開,來到這凡俗之地。等孩子安然長大,給他安排好一切後,再回天界修煉。”

白衣女子微微點頭。

天地人三界,自然是天界最適合修行。可爲了孩子,夫婦二人都潛回凡界。

“孩子長大,並且有在凡俗之地立足的把握,怕是需要上百年。”白衣女子道。

“就在凡界待上百年。”孟安不以爲意,“而且我如今達到天地境圓滿,只是‘肉身圓滿’還有所欠缺,在凡俗世界仔細參悟肉身也是適合。”

“百年時間,肉身圓滿有把握嗎?”白衣女子擔心道,她很清楚丈夫的修煉法門在肉身圓滿上是有一定缺陷的。

滄元祖師雖然成功了,也給弟子安排好道路。

但孟安走的路,可滄元祖師終有有所區別,所以‘肉身圓滿’的法子也有區別。

“我看過諸多典籍,也經歷了天界五百年修煉,對肉身圓滿還是有把握的。”孟安說道,“甚至無需百年,三十年內應該就能成。”

白衣女子微微點頭,依靠在丈夫身旁,一手也輕輕撫摸自己的肚子。

……

孟川的元神分身在泰古河域探尋了一個多月,最後只能返回,想找到祕境太難了。

千山星,靜室內。

孟川盤膝而坐,正在參悟《雲霧龍蛇身法》。

之前修行八百年,主要在參悟《虛空圖錄》卷三,仔細參悟每一句話,如今參悟完之後,才試着將諸多感悟融入進《雲霧龍蛇身法》。

“這門絕學,本爲身法。但現在越來越名不副實了。”孟川自嘲一笑。

當初汲取《無我無相劍》就傾向於領域方面。

如今虛空圖錄卷三,更完全是虛空之道三大脈絡中的‘域’這一脈,孟川的積累都在這方面,雲霧龍蛇身法自然是想要將‘域’這方面發揮到極致。

八百年積累太渾厚,《雲霧龍蛇身法》在孟川參悟琢磨中不斷完善。

在從泰古河域歸來的第三年。

“成了。”

喝着果酒,孟川迷濛中,只覺得腦海中靈光一閃。

衆多零散的‘域’的感悟盡皆化爲一體,終於令《雲霧龍蛇身法》達到新的階段。

孟川心中抑制不住的喜悅,雖然沒有驗證,可他心中已有八九成把握。

“應該達到五劫境了。”孟川放下酒杯,看向周圍。

目光卻透過了靜室牆壁,籠罩了整個千山星,甚至蔓延過千山星,對虛空的感應蔓延到足足近十億裏之遙。

空間之道,若是徹底掌握,一念感應到另一個河系都很正常。

一邁步,便是虛空大挪移,跨越數十座河系也很正常。

當然孟川僅僅掌握‘域’這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