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第7章 十年時間

孟川他們四位踏上通道的第六年。

“我到底該怎麼修行?什麼纔是對?什麼纔是錯?”蒙虎站在第二條通道上,仰頭能夠看到這條晶石通往無盡的雲霧深處,一眼看不到盡頭,此刻蒙虎的眼中滿是迷茫。

“五年多時間,我附身了近萬的‘六劫境大能’。”

“每天,我都會自省,覺得適合天夢神將道路的留下,其餘的參悟記憶全部斬去。甚至越到後期,我就更頻繁斬去記憶。”蒙虎喃喃低語,“五年多時間,斬去自我記憶數千次,可我還是迷失了。”

“我……”

“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該怎麼修行了。”蒙虎站在道路上,滿心彷徨。

腦海中有衆多凌亂的感悟,但彼此都在碰撞牴觸。

在踏上道路的前期,蒙虎的確有很多收穫,甚至成功悟出了第三條‘五劫境規則’,可欲要將三種五劫境規則形成‘六劫境’時,他附身獲得的大量感悟卻開始相互牴觸。即便斬去一次又一次認爲不對的記憶………

“記憶,會改變認知。”

“每一次附身的參悟,我的認知都在改變,就算斬去記憶。但選擇‘斬去記憶’是改變後的認知進行的選擇。”

“一次次認知改變,一次次斬去記憶。”

“越來越混亂。”

蒙虎看向四面八方,他能看到後面遙遠處比他慢得多的黑風老魔,也看到更遙遠處依稀可見的孟川,孟川在第三條道上更緩慢行走。

“我知道迷失的危險,認爲能獲得好處,阻擋住危險。可還是迷失了。”蒙虎很清楚自身情況,一張白紙作畫,可以很清晰。可無數不同風格的筆畫落下,即便一次次除去,可作畫者的‘認知’已經亂了,不再清晰了。

“終生修行境界止步於此?”蒙虎喃喃低語。

他是天夢界的‘天夢神將’,是有成六劫境的潛力的。

如今卻迷失了,他豈能甘心?

“該回去了。”

蒙虎擡頭深深看了眼延伸到雲霧深處的黑山,跟着譁~~~無聲無息,肉身元神分解,徹底湮滅。

這具真身死去。

同時在遙遠的一座神祕浩瀚的生命世界‘天夢界’中。

“真彷彿一場夢。”蒙虎走出了自己的洞府,他的洞府是建造在一片數十里大的葉子上,周圍雲霧瞭然,他洞府所在的這片葉子是一株通天樹的樹葉。

“我去找師尊。”蒙虎默默道,“如今的麻煩,只有求師尊了。”

天夢界作爲高等世界,底蘊極深,比之滄元界強了不知多少。

滄元界和天夢界的差距,就是七劫境和八劫境的差距。

每一個八劫境都擁有着匪夷所思的能力。

他們留下的痕跡,時空長河的規則都會大幅度限制。他們煉製出的器物,任何一件‘八劫境祕寶’都足以讓六劫境大能爲之癲狂,甚至苦求而不可得。他們去‘原初星’隨意取來的原初之石,價格都極高極高。某個時代,若是誕生一位八劫境大能,整個時空長河都會爲之震動,七劫境大能都欲要追隨。

八劫境大能的家鄉世界,底蘊之深厚,超乎想象。

蒙虎,如今只能寄希望於家鄉天夢界能幫到自己了,否則他將終身止步於此。

……

“蒙虎,毀掉了這一真身?”同在第二條通道的黑風老魔,看着前前方遠處的蒙虎徹底湮滅,不由一愣,也讓黑風老魔心中一涼。

“他和我選擇一樣的道路,爲何毀掉這一真身?發現了這通道暗藏的危險?”黑風老魔有些不安了。

他行走第二條通道的方法,和蒙虎並不同。

他一開始就發現,附身的大能會不斷重合,無比謹慎的他選擇參悟其中的六位,其他全部捨棄,即便附身了也不會進行任何參悟。

僅參悟其中六位!

而且這六位,都是以‘風’爲主。

黑風老魔五年多時間,選擇的六位大能,少的附身了超過兩百次,多的都過千次了。顯然第二條通道附身的六劫境大能主要也就在萬名左右,會一次次重合,每次附身……都是那些大能們不同時期,感悟也是有區別的。

五年下來,黑風老魔覺得挺好。

“參悟的六劫境大能雖然少些,但都很適合我,我覺得我離掌握第三種規則都近了。”黑風老魔暗道。

“雖然感覺很好,還是得小心點。畢竟蒙虎都自我毀掉一尊真身了。”黑風老魔又貪這裏的機緣,也越加小心翼翼,他怕蒙虎發現了某種未知危險。

不過再沒發現大危險前,黑風老魔是不捨得離開的。

這等機緣,錯過了可就難再有了。

……

“八年了。”

伏遂是走的最快的,也是修行最順暢的一位,一直保持着頓悟狀態。

八年時間,走了都過三萬裏了。

“雖然走了三萬裏,但這條路真長啊,依舊遠看不到盡頭。”伏遂如今已經身處雲霧中,肉眼勉強看到百里高處,這條通道不斷朝高處延伸。

“我能感覺到,我離六劫境越來越近了。”

“數年之內,我定能掌握六劫境規則。”

伏遂滿心狂熱,一步步前進着。

……

孟川是走的最慢的一個,特別隨着對心靈意識壓迫增加,都影響到外界其他分身修煉了,孟川自然開始減慢,他還是要儘量維持外界保持兩三分心力的。

“新……起……乎……”

這是孟川行走在第三條通道的第十年,也才走了三千餘里路。

如今能聽到浩浩蕩蕩的聲音,從山頂方向傳來,只是經過遙遠的距離後,受到種種無形干擾,聽到的依舊是斷斷續續的,只是能夠清晰聽到單個字眼,每一個字眼都宛如大錘轟擊在孟川元神中,轟擊在心靈中。孟川卻已經習慣了。

他能清晰感受到每個字眼對元神的刺激,對心靈意識的影響,因爲長期的抵抗,也漸漸摸索出,如何抵抗何種影響效果最好。

在這種對抗中,孟川能感受到自己的心靈意志變強了。

這種‘變強’很緩慢,一般一年半載都沒收穫,且隨着前進,壓迫還會越來越強,簡直宛如噩夢,可在‘噩夢中’摸索三五年,心靈意志就會有個質變,會覺得抵抗輕鬆許多。

“踏上這條道近十年,我心靈意志明顯提升過三次。”孟川很歡喜。

第一次提升,是踏上通道的第二年。

第二次提升,是第五年。

第三次提升,就是剛剛的第十年。

修行,便是在挫折中一次次完善自己,讓自己變得圓滿。心靈脩行也是如此,承受心靈攻擊的同時,也能發現自身心靈缺點,將心靈磨練的越加圓滿,便可讓心靈越加強大。

足夠強大的心靈,才能承受將來更龐大的元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