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第9章 這是一座魔山

孟川他們進入遺蹟世界的第三十年。

黑風老魔站在那,擡頭看着蔓延向雲霧深處的通道。

“我是誰?是摩陽?是覃採……對,我是黑風。”黑風老魔漸漸恢復清醒,他有些恐懼看着四方,“我一直很小心,一直遵循着僅僅附身六位劫境大能,其他根本不參悟分毫。”

“然而誰能想得到?”

“這六位劫境大能的‘道’都是扭曲的,都是錯的!”

黑風老魔眼神都變得瘋狂,“全部是錯的!”

六劫境層次的‘道’,很多並不適合作爲修行根基。

就像五劫境層次,‘寂滅刀’就不適合當修行根基,以其爲根基,會逐漸走向寂滅,走向自我毀滅。必須先掌握一門適合的道,如極限速度規則的‘無盡刀’打下根基,之後才能包容同層次邪異的一些道路。根基深厚了,才能修煉這些反噬強的道路。

同樣道理,六劫境層次,很多扭曲道路並不適合當修行根基!

在自創絕學時,修行者一般會漸漸感受到,繼續走下去是錯誤的,不可控的。會尋找另一適合的方向。但附身感悟時,限於眼光是發現不了的,等真的參悟極深之後發現,卻已經晚了。

“我本以爲,附身的六劫境大能,都是道路正確的。誰想全部是錯的。”

“全部是扭曲的。”

“我如今離掌握六劫境規則只差一步,意識都開始混亂,若是徹底踏出最後一步,掌握六劫境規則,我恐怕會徹底瘋了。”黑風老魔明白這點。

在第二條通道的三十年,他也早掌握三種五劫境規則,離掌握‘六劫境規則’只差一步。

可如今每次附身,想要恢復清醒都要掙扎許久,他的意識清醒程度已經在下降。

“我選六位,六位就全部是錯誤的道路,那這第二條通道的過萬位‘六劫境大能’,他們的道路,會不會全部都是錯的?”黑風老魔有些不寒而慄。

本以爲是大機緣。

誰想全部是錯誤道路,若是六劫境來此,還能容納這些錯誤道路。五劫境進來?怕是一千個進來,九百九十九個都得走錯了路。

“這是一座魔山,是魔山。”黑風老魔喃喃自語,“必須得離開這裏。”

黑風老魔擡頭看了眼周圍,跟着悄無聲息,他的元神和肉身都化作齏粉,被山風一吹,消散在天地間,只剩下器物兵器遺留在晶石道路上。

……

同一刻,在第三條通道上,走的最慢的孟川也擡頭遙看黑風老魔消逝的方向。

這些年他孤獨行走,可透過因果是能感應到黑風老魔一直在第二條通道上的,如今卻已經消失了。

“黑風老魔也離開了?”孟川不清楚三位同伴分別遇到什麼,可如今都放棄了。

“黑風老魔堅持了三十年,已經很長了,我感覺我越來越艱難。”孟川感受着一個個字符聲音轟擊在自己的元神當中,那些聲音浩瀚偉大,僅僅憑藉聲音都有如此可怕壓迫,“三十年,我的心靈意志蛻變了五次,我感覺快到極限了。”

第二年、第五年、第十年、第十八年、第二十九年,一共五次蛻變。

雖然是去年剛蛻變,提升很大。

但孟川也發現,自己聽的都是同樣的聲音,即便越往上越加清晰些,壓迫更強些,可依舊是同樣字符。對自己的‘心靈意志’錘鍊的效果也越來越差。從蛻變相隔時間就能看出,越往後蛻變所需時間越長,可能下一次就需要二十年了。

可以如今自己的心靈意志,在沒有蛻變的情況下,還能行走二十年?

孟川估摸着,數年時間怕就是自己如今能承受的極限。數年時間內突破?孟川一點信心都沒有。

“接着走吧。”

雖然隱隱感覺,數年後就是自己在第三條道路的極致,但路還是得一步步走,說不定,就有轉折呢?

……

整個遺蹟世界只剩下孟川在孤獨行走,在黑風老魔選擇離去的一天之後。

“伏遂找我們?”孟川生出感應。

伏遂透過蒼盟空間,聯繫了孟川、蒙虎、黑風老魔,邀請一起見面。

“如今的伏遂,可是風生水起啊。”孟川有些感慨。

伏遂,已經不是過去的伏遂了。

過去他是一個普通的五劫境,雖然過去掌握了兩種五劫境規則,可在外行走的肉身都修煉的很弱,攜帶的兵器祕寶都很差,整個人顯得很‘窮’,唯一的特殊就是喜歡冒險,一次次去各種地方冒險。

然而如今,伏遂已然算是半個六劫境了。

雖然肉身未曾提升,可伏遂已經遠遠凌駕在五劫境之上,成爲蒼盟空間的風雲人物。

“這伏遂,離開遺蹟世界後,行事風格大變,變得霸道強勢,甚至連殺十五位和他有些恩怨的五劫境。”孟川暗暗感慨,這十五位只有兩位和伏遂有大仇,其他十三位都是小矛盾罷了,一般情況下,不至於爲了點小矛盾就去殺五劫境的真身。

因爲五劫境們,若有家鄉真身,那麼就堪稱不死。

所以結成大仇是沒必要的。

可伏遂還是這麼做了,強勢霸道,說殺就殺!連殺十五位,蒼盟內自然驚呼一片。

“不知道找我們作甚。”孟川雖然疑惑,還是透過在蒼盟空間的元神印記降下化身。

對於伏遂,孟川覺得自己還是欠其一份人情的。

不管怎樣,自己在遺蹟世界,心靈意志已經蛻變五次,即便被迫離去,收穫也足夠大,自己得念伏遂這一份人情。

……

蒼盟空間內。

“伏遂兄,恭喜了。”

“伏遂兄掌握六劫境規則,怕是成爲六劫境也不遠了。”在一處坐着的蒼盟三名成員遙遙向伏遂恭賀。

伏遂微笑點點頭,便坐在另一處角落。

“過去這伏遂結交四方,熱情的很,如今我們三個祝賀他,他連一句話都懶得說了。”

“畢竟一隻腳邁入六劫境,翻手便可滅我們,哪裏需要理會我等?”那三位成員彼此傳音聊着,倒也沒什麼氣憤的,修行界就是如此,實力決定了地位。

伏遂獨自坐在那。

“外界只知道我如今實力大增,地位不同,卻不知道我所受之苦。”伏遂心中憋屈難受。

離開遺蹟世界後,發現元神的傷勢後,他想法設法尋找治療法子。

能掌握六劫境規則,他地位大大提升,先後拜訪了八位‘六劫境大能’,更有幸拜訪到一位‘七劫境’。

可惜……

誰都治不了他的傷勢,於是他不惜一切蒐集各種能治療元神傷勢的寶物。

“我多年積累全部消耗一空,殺死十五位‘五劫境’奪來的寶物也都消耗完,更借了五萬餘方……總算找出了相對而言最便宜,緩解我元神傷勢的寶物。”伏遂心情複雜,能緩解傷勢最便宜的是永恆樓有賣的一種修行輔助丹藥——‘醉心丹’。

“服用醉心丹藥,一年需一百二十方。”伏遂暗道,“需要長期服用。”

一年,一百二十方,算便宜了。

可爲了尋找到醉心丹,他試驗了太多寶物,傾盡了積累還欠下許多。

“一年一百二十方,千年時間,就是十萬餘方……我怎麼積攢?”伏遂感覺醉心丹的消耗就是在催命,而且伏遂還擔心,隨着時間,醉心丹的作用會不會下降。

“唉。”

伏遂心中憋屈。

外界認爲他風光,他自身才知道,自身麻煩多大。

甚至元神的傷勢他根本不敢去渡第六次肉身之劫,只能拖着,不敢提升肉身。所以他永遠只是半步六劫境。

“嗯?”伏遂擡頭看去,一道道身影接連凝聚出現,分別是蒙虎、黑風老魔以及孟川,他們三位都朝伏遂走來。

伏遂坐在那,露出了一絲笑意,笑臉相迎這三位同伴。

但他卻並沒有起身相迎!畢竟他如今也勉強算六劫境實力了,地位比這三位同伴要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