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第12章 魔山之名

一艘八萬餘里長的龐大船隻懸浮在域外虛空中。

這艘船,便是伏遂如今的洞府老巢。

“這些五劫境們可真是夠謹慎的。”龐大古船的最高層,伏遂站在這一眼看到遙遠處巨大甲板上聚集在一起的五劫境們,“必須等第一批出來後,第二批的五劫境才願意各自交出一萬方域外元晶。”

這些五劫境們雖然對於遺蹟世界充滿期待,但常年闖蕩域外虛空,同樣也無比謹慎。

五十三位五劫境們,一批批進去。

必須前一批出來,後一批才願意交‘一萬方’,若是發現不對勁,他們也會放棄進去。

“一萬方域外元晶,必須得謹慎。”

“別被這伏遂給騙了。”

這些五劫境們來自各個河域,不過同爲蒼盟成員大多很熟悉,也在甲板上閒聊着。

“嗯?”

甲板上的衆五劫境們擡頭看去,在古船最高層的伏遂也遙遙看去。

只見一團巨大的黑霧凝聚,凝聚成了一名深紫衣袍男子,他眼神陰冷俯瞰着下方。

“嗯?”

這些五劫境們心頭一顫,個個感到本能的畏懼。

“轟。”這艘古船有陣法浮現,層層隔絕外界傳來的壓迫。

“鬼墨之主。”

這羣五劫境們有些騷動,甚至有五劫境主動行禮:“見過鬼墨之主。”

蒼盟的‘六劫境大能’一共有八位,鬼墨之主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火龍老祖、冰魄之主還算容易接觸外,其他六位都懶得理會這些五劫境們,鬼墨之主平常是懶得看這些五劫境的,而且論名聲……八位六劫境大能當中,鬼墨之主是名聲最差的一個,因爲他陰狠毒辣,做事不擇手段。都說地位越高越在乎臉面,但鬼墨之主是少有的不在乎臉面的。

“鬼墨之主。”

伏遂也現身了,他飛到古船陣法邊緣,藉助陣法他倒也有底氣應對這位鬼墨之主。

“伏遂?”

深紫衣袍的鬼墨之主看着伏遂,他能夠感覺到伏遂的生命層次並未提升,顯然肉身還只是五劫境程度,這讓鬼墨之主沒任何威脅感。

即便雙方境界相當,鬼墨之主肉身比伏遂強太多了,正面交手伏遂必敗無疑。

若是伏遂創出肉身修煉法門,將肉身也提升到六劫境層次,鬼墨之主的態度也會發生些變化。

“伏遂,我問你。”鬼墨之主冷然道,“你在蒼盟空間公開傳話,都是真的?”

“我自然不敢欺騙整個蒼盟空間。”伏遂笑道。

他也說了第一條頓悟道路,元神會受傷,走的越遠傷勢越重。他的確沒說謊,只是沒將危害性說得清楚而已。

“六劫境,不能進去?”鬼墨之主看着伏遂。

“我開啓遺蹟世界,只能攜帶五劫境成員進去。”伏遂謙遜笑道,“若是鬼墨之主你不信,下一次我可以攜帶你試試看,你便會感覺到那座遺蹟的排斥。”

鬼墨之主眉頭微皺,才道:“好,下一次你帶我進去。”

伏遂心中一怔,這是鬼墨之主還真要進去?

“鬼墨之主,你不信我?”伏遂忍不住道。

“試試。”鬼墨之主淡漠道。

伏遂有些憋屈。

試一試,那下一次就少帶一位五劫境了。

“下次可能要三十年後。”伏遂微笑道,“鬼墨之主你若是願意,到時候我帶你進去,你便知道我沒撒謊。”

“好。”

鬼墨之主揮手放出一座黑色宮殿,便進入宮殿中靜候。

伏遂看了眼遠處的那艘宮殿,轉頭看向那一羣五劫境們,冷漠道:“你們也聽到了,鬼墨之主要嘗試一番,所以下一批我只能攜帶七位進去。”說完伏遂便飛離開去。

……

黑山遺蹟引起外界越來越多關注,而遺蹟世界內,孟川依舊一步步緩慢前進。

轉眼三年過去。

“一位位新修行者。”

孟川清晰看到一位位修行者沿着遠處的第一通道前行,已經達到了孟川相當的高度。

“東寧城主?

“他進來三十三年了吧,才爬這麼高?”

“第三條通道的確難。”

第一條道路上有四位蒼盟修行者,彼此距離都很近,也注意到了遠處第三條通道上的孟川。

他們走了三年,孟川都三十三年了,都是相當高度。

“這頓悟之路的確神奇。”這四位修行者都感覺到頓悟三年帶來的巨大收穫,只是其中有一位六臂獨眼的五劫境大能停下了腳步,他驚醒,有些後怕看着孟川方向:“進來三年了,本來決定掌握三種五劫境規則就立即離開,只是頓悟太美妙,不知不覺又多走了一年多,幸好今日看到東寧方纔驚醒。”

沉浸在頓悟狀態的確太美妙了,都不願停下。

看到孟川,想到了伏遂、蒙虎、黑風老魔,這位六臂獨眼修行者方纔徹底冷靜下來。

“該走了。”

“我來的目的,就只是掌握三種五劫境規則,本該一年多前就立即回去的。”

六臂獨眼修行者原本就掌握兩種五劫境規則,進來想着再進一步就離開離開,如此禍患即便有,也會相對少很多。

可沉浸在頓悟狀態,甚至精神上都無比亢奮狂熱,謹慎中心大減了。

“這條路,有些邪。”六臂獨眼修行者看了看腳下通道,當即不再多想,嘩的肉身元神湮滅。

“這才三年就放棄了?”

“伏遂可是走了十五年。”

其他修行者們繼續走着。

孟川在第三通道是清楚看到這一切的,看到那位六臂獨眼修行者自毀真身離去。

“他是叫巫敖吧。”孟川有蒼盟成員情報,“第一條頓悟通道才走了約莫萬里,就放棄?”

孟川隨即不再多想,繼續慢慢前進。

只是如今壓迫的確越來越強,走的遠些,聆聽到的聲音更大更清晰些,可也一直未曾心靈意志蛻變。

孟川很清楚,前面五次突變,分別是第二年、第五年、第十年、第十八年、第二十九年,下次蛻變可能是數十年後……

“下一次蛻變或許是數十年後,但我如今就要到極限了。”

孟川每一步都很艱辛。

“我能感覺到,最多還能走數月。”

在腦海中迴盪的每一個聲音字符,都轟隆隆讓元神震顫着,孟川努力藉此讓心靈意志越加圓滿。

修行就是如此。

就算找到正確的方法,也需受到時間的煎熬,需要靠時間慢慢積累,讓自己變得強大。這‘煎熬過程’其實很難,因爲有時候道路可能是錯的,那麼煎熬的時間就白費了。

前面五次的蛻變,讓孟川明白這條路是正確的,自然會抓住機會堅持。

一步……再一步……

就如此緩慢的行走,孟川的步伐越來越慢,抵抗聲音字符越加艱難。

“轟。”

當孟川某一次又邁出一步時,有聲音在腦海中迴盪——

“心靈之路行走萬里,可爲我魔山普通成員。”

同時有一道祕法傳入腦海。

憑此祕法,可自由進出魔山遺蹟。

“魔山遺蹟的進出口,有九處?分別在九座河域?”孟川很震撼,一座遺蹟連接着九座河域,顯然遺蹟創造者在時空方面有匪夷所思的造詣,至少滄元祖師是遠做不到這步的,“魔山的創造者,看來至少是八劫境大能,甚至可能更高?”

孟川猜測過,第三條道路若是能走到盡頭,可能有大好處。

現在看來,行走萬里便有了一份好處,能自由進出了。

“這第三條道,我若是走的更遠,或許還會有些好處。”

“只是這座山脈,被創造者起名爲‘魔山’?”孟川有些疑惑。

神,是偏正面的字眼,魔,便屬於偏負面的。

外界稱呼爲魔山就罷了,創造者自己稱呼‘魔山’?讓孟川有了諸多想法。

“繼續前進。”

孟川想了片刻,便繼續走,不出所料,再又走了三個多月後,孟川感覺到識海元神轟隆作響,在聲音字符轟擊下維持清醒都很艱難,更別提前進了。

呼。

連續後退了三步,壓迫迅速下降。

“到我的極限了,該暫時放棄了。”孟川看着這條山道延續向雲霧深處,“等我心靈脩爲有明顯提升,再來試一試吧,幸好我如今可以自由進出。”

孟川都很慶幸。

“在離開之前……”

孟川轉頭看向廣闊的魔山山脈,“得先逛一逛這座山脈,弄些好處。”

嗖!

孟川沿着第三條通道迅速往山下飛去,上山艱難下山快,萬里距離走了三十三年多,但下山卻是一眨眼時間。

(今天更新晚了,明天一定下午三點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