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警犬之大幸

幾乎是數着時間過去,比度日如年還難受,好不容易到了排隊的時間,烏海那是拉着毛熊‘跐溜’一下就從滑滑梯那裏下來了。

冰涼的滑滑梯在略微陰鬱的天氣裏給人十分沁涼的感覺,很是提神醒腦,至少烏海覺得他的速度比起平常快了那麼0.01秒。

到了晚餐時間正式開始的時候,烏海更是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直接衝了進去,這次是連毛熊都沒拉了,可見得那真的是抓耳撓腮的急。

“圓規,你今天除了做冰糖葫蘆還做了什麼好吃的,什麼時候可以吃到,現在可以吃嗎?”烏海恨不得整個人都湊到袁州面前。

而毛熊也是身手矯健地跟在烏海身後幾乎是在他落座開口的一秒鐘以後也到了位置的地方。

說烏海和毛熊那是勢均力敵,珠聯璧合是有道理的。

早就對烏海的鼻子構造不報什麼好奇心了,但是每次他都會刷新袁州對他的認知上限。

今天下午他確實就做了兩樣東西,一樣猛子蝦醬一樣糖葫蘆,但是沒有想到烏海那是真的比麪湯鼻子強悍多了,一下子就知道了,那可是隔着一條街的,就這能力,袁州覺得烏海要是進了警犬隊還有其他狗子什麼事?

“到了時間就會知道了。”雖然驚訝但是袁州還是相當守規矩的,不該透露的堅決不透露。

猛子蝦醬他是打算明天一早上新的,新的一天新的開始,上新新的東西纔是王道。

“那就是很快可以吃了,小燕子我要點菜了。”烏海自顧自總結了一下立即轉頭召喚小燕子拿單子寫菜,他一向是自己寫的,因爲實在是太多了。

“海哥,在我這裏呢,你看看還要吃什麼?”毛熊拽了拽烏海道。

原來剛剛烏海忙着跟袁州確認的時候,毛熊已經拿了紙筆開始自己寫菜單了。

看着湊在一起的兩顆頭顱,袁州覺得之前做冰糖葫蘆的時候忍不住吃的一串草莓有點膩得慌,而且太大了感覺撐。

“要不然一會再試試糖葡萄,這個酸酸甜甜的,應該不會太甜膩的,準備多點品種也好讓小雅多一些選擇。”袁州眸光一閃有了主意。

因爲裘三山等人的帖子再度翻熱不止是讓袁州完成了一個永恆制霸的任務得到了一種醬料的獎勵,也讓許多整天嗷嗷待哺的愛酒人士有了暫時解饞的地方,尤其是對於非酋而言,這簡直就是天堂般的建議。

要知道每天來抽獎而且回回都抽不中,也沒有認識的人抽中,只能在方恆家的酒館裏喝酒解饞,但是日積月累,那也是會膩味的,畢竟是差着袁州釀製的酒好幾里路呢。

但是現在不同了,雖然不能保證每天都能排到隊吃上飯,但是比起萬里挑一的抽獎名額來說,吃飯的名額要簡單一點,只要速度夠快,姿勢夠帥,那就一切皆有可能。

於是許多酒客走路都是帶風的,那是恨不得學螃蟹的姿勢,橫着走才能表達心中的喜悅。

而他們彈冠相慶的方式自然就是往死裏點各種醉系列的菜了,到了最後那是連只要是跟酒有關的菜都會點來嚐嚐,看能不能發掘出新的菜單出來。

倒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真讓人發現了,其實糟貨類的東西酒味也是還可以的,雖然不同於直接用酒做的菜,但是酒糟做的也是可以的,最主要的是這可是袁州釀酒後的酒糟,自然也是不一般的。

發現這個系列的是最近經常來的狄雲。

作爲賣酒起家的大佬,狄雲雖然才堪堪四十歲,但是以他靈活多變,真誠待人的行事風格,很是拓開了一條路,在酒的這個行業殺出了一條血路。

不然怎麼會跟釀酒界最有前途的後輩畲林搭上線的,自然是會做人的。

會做人的狄雲,最近也是相當忙碌的,他忙碌的目的其實已經慢慢進行了小一年了,那就是跟袁州商量他釀製的酒由他代銷出去的事情。

其實自從袁州開了小酒館出了郫筒酒以後,陸陸續續就有不少賣酒的老闆找上門來想要袁州多多釀製一些酒可以銷售出去,增加銷售額。

當時手裏只握有少量菜系的袁州曾經認真考慮過這件事情,畢竟小錢錢誰都喜歡,但是經過綜合考慮以後都拒絕了。

雖然很多人來找過袁州,但是被拒絕得也很快,因此陸陸續續不少人來,也沒人成功,漸漸地來的人也少了,狄雲是從大半年前開始跟小店結緣的,然後就開始了遊說袁州的工作。

他覺得袁州釀製的酒就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這麼好喝的酒要是不能推廣出去,狄雲覺得他是覺都睡不安生了,於是就找到袁州開始跟袁州打商量。

然後被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不過狄雲是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即使袁州一次次拒絕他,他還是堅持了下來。

而且很有一套自己的行事風格,跟迪恩,莫里哀他們不一樣,只要是來吃飯都會等着跟袁州說說拜師的事情,狄雲不。

他三次來吃飯,只有一次會等到最後跟袁州見面,說說推銷酒的事情。

這一次剛好到了時間,晚餐時間一結束,狄雲就找上了袁州,比起旁邊也在等候的郭舅舅快了一步。

胖乎乎的郭舅舅十分自覺地繼續坐在椅子上等待。

“袁老闆,將您釀製的酒推廣出去,讓更多的人認識到我們華夏的酒也是頂尖的水準,不輸那些什麼葡萄酒,洋酒的,而且跟目前袁老闆所做的飲食的推廣絕對不相沖突,相反是相輔相成的,袁老闆不考慮一下嗎?”狄雲誠懇道。

每一次勸說狄雲說的理由都不一樣,但是同樣是貼合袁州想法的建議,要不是袁州似乎吃了秤砣一樣,換個一般人估計要嘛被狄雲的誠意打動,要嘛就被他感性的說辭吸引而答應了。

一堅持就是大半年,而且每次說的都不一樣,可見得是十分用心的。

但是袁州一直覺得他的主業是一個廚師,其他的技能都是爲了廚師這個職業而服務的,不管是冰雕也好,木工也罷,甚至釀酒這些都是爲了更好的做菜,並不是謀利的手段,因此他一直堅持。

在袁州心裏廚師就應該是純粹的。

就在袁州打算按照往常一樣,直接拒絕狄雲的時候,系統開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