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海王

“恭喜宿主大人觸發支線任務:我不是海王,請問宿主大人是否領取任務?”系統道。

“海王?”袁州覺得一腦袋問號已經不足以形成他現在複雜的心情了。

不過現在沒有時間理會這些,面前眼巴巴地等着的狄雲纔是重點。

當然剛剛言辭堅決的話就不能用了,直接舌尖一轉改口道:“這個事情已經說過很多次了,目前確實沒有這樣的想法,這樣要是有方面的需求,我到時候會通知你的。”

雖然跟狄雲交流不多,但是袁州覺得這傢伙是個靠譜的有些吳雲貴的風範,至少臉皮有得一比。

本來狄雲已經做好了被嚴詞拒絕的準備了,沒想到袁州沉吟了一番居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倒是出乎意料了,雖然還是拒絕,但是卻比起之前留了不少餘地,看起來真的是有在認真考慮的。

一瞬間狄雲覺得渾身都是勁,要是能夠將袁州釀製的酒推出去的話,他是做夢都要笑醒了,倒不全是因爲事業更上了一層樓,更是因爲他就是覺得袁州的酒好想要分享給大家,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實在是難得。

“沒事,袁老闆慢慢考慮就行,我隨時等着袁老闆的決定。”狄雲忙不迭地應道。

就像是隻要他答應的快,成功的機率就會越高一樣。

說完正事以後,狄雲見好就收,也不磨蹭直接告辭離開。

袁州今天註定是忙碌的,狄雲一走,郭舅舅立刻抓緊時間‘蹭蹭蹭’地就過來了,他也是有事來的。

也不是第一次來了,郭舅舅看上的倒不是想要代理什麼酒,看上的是袁州自己製作的果醬。

本身他就是賣飲料,果醬罐頭的,郭舅舅本人並沒有吃過袁州自己做的果醬,但不妨礙他管中窺豹,果酒都那麼好喝,果醬能夠差到哪裏去。

但是袁州做果醬一開始只是想要幫助一下賣桑葚的大爺的,後來是覺得可以給小店的食客們送點福利,尤其是老婆婆和黃玲姐弟兩個,果醬看起來並不貴重,所以姐弟倆收禮物的時候纔會有點等價交換的感覺。

黃玲他們給袁州準備的不過是些護身符,或者吃的,或者吉祥如意結之類的力所能及的東西,要是太過貴重的禮物,她們會覺得這是在佔袁州的便宜,特別不安。

袁州纔會一直製作一些果醬,加上殷雅也喜歡每天喝一杯果醬泡的果汁,補充維生素才堅持了下來,但是並沒有想過放出去賣的。

自然郭舅舅第一次興致沖沖地商量也是失敗告終的,不過郭舅舅也是個有恆心的,已經堅持了一個月隔三差五的來問了。

有了狄雲的珠玉在前,郭舅舅也是態度端正的,每次都只是問問袁州的主意,絕不強求。

今天被系統刺激了一把,袁州也沒有將話說死,雖然還是拒絕了,但是也有些許餘地,於是郭舅舅很高興地告辭離開。

本來袁州是想立刻問問什麼是海王,系統是不是在內涵他的時候,發現時間不早了,毛野也來了,於是便收攝心神,將注意力投入到醒酒套餐的製作中去。

精神集中,速度自然就快了,雖然比起平常慢了一些時間開始,但是結束的時間依舊跟往常差不多,將做好的食物交給毛野以後,袁州看看小酒館並沒有什麼需要他注意的地方就直接離開了。

依舊是回到二樓的房間以後袁州纔開始搭理系統。

“系統你真的不需要回廠返修一下嗎,我和海王沾邊?”袁州問。

“請問宿主大人是否現在領取任務我不是海王。”系統直接道。

本來有一肚子話想要吐槽,但是系統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讓袁州着實下不了手,倒不是捨不得,而是沒有實體,想rua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你先把具體的任務給我看一下再說。”袁州想了想道。

主要是第一次接到這麼奇怪的任務,雖然好久沒有被系統坑了,但是時刻保持警惕還是有必要的。

“支線任務:我不是海王。

任務說明:作爲未來的廚神,不光是要廚藝冠絕古今,意志力也應該是曠古爍今的纔是,請宿主在一個月內拒絕二十家中型以上的釀酒廠的邀約。作爲未來廚神必須要有牌面,不是中型以上的酒廠根本不配少年你的身份,不要大意地上吧,少年。

任務獎勵:零食大禮包(1/2)

獎勵說明:衛龍已經是過去式了,袁龍纔是當下。”

袁州從頭到尾看了三遍任務的內容,還是沒有看出來這個任務跟海王的必然關係,當然任務聽起來挺簡單的,獎勵也很豐盛,但是就是覺得莫名其妙的。

“我還以爲是什麼任務,你看咱們先來捋一捋,任務標題咱們能不能嚴謹一點?”袁州道。

“作爲未來的廚神,本系統希望宿主大人需要有處變不驚的能力,不管處在什麼境地都應該可以安之若素的做菜,這纔是廚神應該有的境界。”系統道。

袁州:“……”

完全沒有辦法反駁,還感覺好有道理的樣子。

“既然這樣我想問一下,爲什麼要去拒絕什麼釀酒廠的事情,我不是自己就有釀酒廠嗎?”袁州覺得納悶了。

雖然狄雲觸發了任務,但是狄雲他是賣酒的不是釀酒的呀,這個任務難道不是拒絕賣酒公司嗎?

“據本系統統計發現,全國目前已經有半數的酒廠想要與宿主大人合作批量生產酒,還有不少國外的廠家也有類似的計劃,但是作爲未來廚神,釀酒並不是宿主大人的主業,必須拒絕,而且必須有場面的拒絕,才符合宿主大人的身份。”系統一改簡潔的風格十分詳細道。

但是袁州聽了莫名想起了很久之前做過的拒絕外賣的任務,這大概是系統的惡趣味吧,拒絕都還得專門安排一個場合來,也確實很場面了。

而且場面統字字句句都是爲自己着想的意思,袁州也不好說什麼,再次捋了捋支線任務,突然就發現了華點。

“系統你這個獎勵是不是需要說明一下,二分之一是個什麼鬼,難道是給一半的意思,那麼另外一半呢?”袁州問道。

袁州覺得系統是不是飄了還是他拿不動刀了,二分之一禮包什麼的也來湊熱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