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獎勵都安排好了

“華夏文明星光璀璨,飲食文化源遠流長,小吃的發展史也是燦若繁星,作爲未來廚神掌握各種各樣的小吃做法是必備的技能,此次任務獎勵爲小吃大禮包之糕糖卷,希望宿主大人能夠繼續努力朝着廚神的寶座進發。”系統鼓勵道。

好久沒有被人灌雞湯了,今天被系統灌了一把,袁州也是覺得很夠了。

在系統話音落了以後,就看到剛纔的支線任務的獎勵發生了改變,直接將二分之一改成了糕糖卷,這次看着就清晰明瞭了。

之前有一次獎勵了街邊小吃大禮包,裏面的東西也是非常多的,包括什麼燒烤,糖葫蘆,煎餅果子這些都是街邊小吃,只要是街邊有賣的幾乎袁州都能做,因此包括王鴻在內很多人都盼望着下雨的天。

只要是下雨就有可能吃上地道的街邊小吃,跟街邊賣的那絕對是兩個概念,保證吃過一次就會想二回,當然王鴻是抱着他的雞翅絕不鬆口的。

至於遇到魏先生是個什麼情況,大約是除了王鴻大家都知道了。

最近蓉城老是下雨似乎進入了梅雨季節似的,地面幾乎都是溼漉漉的,爲了保證安全,不止王主任增加了街上提示的牌子,就連城管那邊都安排了不少的人來巡查。

只要是規範搭建的小攤自然是不會怕什麼城管的,因爲他們有證,所以現在也不用周宇騎着他的自行車一遍遍提醒了,當然不用提醒了相處自然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但蓉城最近的天氣也是怪不止太陽玩起了失蹤,每天就出現那麼一會的功夫,雨也是調皮得緊,不是在深夜下,就是在清晨下,讓心心念念盼着傍晚的時候下,好開始燒烤或者小吃攤的食客們那是恨不得自己上去幫忙人工降雨。

可惜天不遂人願。

可以說街邊小吃大禮包在小店受歡迎的程度那是絕對槓槓的,誰還沒有個想吃烤紅薯,糖葫蘆的時候,就是沒有殷雅的運氣,只能等了。

而零食大禮包,袁州一開始是沒怎麼反應過來的,但是系統一說糕糖卷自然就有數了。

海棠糕,桂花糕,蜜棗糕,花生糖,芝麻糖,栗子糖等等這些都是屬於這個範疇了,一列舉,簡直就是多不勝數。

之前袁州曾辦過一屆點心大會,但那時他掌握的點心其實也沒有多少,一個是粵式點心,一個是一部分蘇式點心,和現在小吃禮包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要是再辦一次點心品鑑大會的話,倒是可以展示不少地方的特色糕點比如什麼喜洲的粑粑,金陵的蒸兒糕,塗門的貢糖或者粵省的花生糖膠等等,都是不錯的東西,而且需要傳承,倒是可以將這次的大會往傳承方面靠靠。”袁州心裏琢磨着。

許久沒有自己舉辦什麼活動了,這次的獎勵倒是讓袁州起了心思,主要是之前計乙他們包子點心界的不少前輩來拜訪袁州的時候話裏話外的意思就是,不要不把點心當正餐,他們點心也是可以飽腹有牌面的。

希望袁州可以多多開展一些點心方面的交流,好弘揚弘揚他們點心的事情。

要知道華夏飲食文化,除了飯菜,點心絕對是一環不可或缺的存在,他對於前輩們的建議倒是十分在意。

但袁州自認爲自己所掌握的點心的品種辦一次大會還馬馬虎虎,要是兩次,三次的話會捉襟見肘,所以一直猶豫未決,此次獎勵倒是來得恰到好處。

還沒有開始做任務呢,袁州已經將獎勵的用處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跟系統掰扯完任務的具體細節以後,袁州看了看時間發現距離殷雅回來已經不遠了,就打算下樓去等待。

“今天是個幸運日,要不然給小雅再做點吃的慶祝慶祝好了。”袁州想了想有了決定。

有好事請吃飯,這是華夏的傳統項目了,因此袁州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時間比較短,做些什麼比較好,這個倒是一個問題,不過沒有糾結很久,袁州就決定做點鉢仔糕給殷雅吃。

作爲粵省的傳統糕點,經歷時間的變化,其自身也是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現今流傳的很多已經不是老式的鉢仔糕了,而是水晶鉢仔糕。

袁州想給殷雅做的自然是老式的那種了,正好之前他給殷雅醃漬了一罈青梅,用青梅做青梅鉢仔糕想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因爲鉢仔糕不需要揉麪發酵的步驟,很是簡單,絕對可以在殷雅回來的時候出鍋,因此袁州決定好以後立刻開始製作。

“叮叮噹噹”

袁州速度極快,手指翻飛,各種各樣的材料在他的手中不斷變化出不同的姿態,很快就直接做好放置到籠屜裏蒸了起來,急火猛攻,然後再轉火勢,幾乎是差不多二十分鐘就全部做好了,可以出籠了。

這時候門‘吱嘎’一聲響,沒一會殷雅就從那邊的櫻井蝦牆進到了小店的大堂裏。

“木頭做什麼呢?”

殷雅看到袁州在廚房裏做吃的,就知道多半是給自己做的,面對這樣的情況她已經是十分淡定了,至於腰間的贅肉同不同意什麼的,那就只能再說了。

自從訂婚住在一起後,殷雅就被袁州那是照着一天五頓的喂,要不是她的胃小,說不定還能多個兩頓,別問她是怎麼知道的,問就是祕密。

“天氣不錯,除了紅棗銀耳湯和葉兒粑以外我還給你做了一些青梅鉢仔糕吃,現在已經好了,我馬上給你拿出來。”袁州略顯溫柔道。

聽到這話殷雅條件反射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連顆星星都看不到的夜空,而且烏壓壓的似乎要下雨似的,怎麼看都不像是天氣好的意思。

不過這種小事殷雅一向是不會反駁袁州的話的。

慢慢坐到隔斷邊的椅子上,殷雅一邊道:“木頭餓了沒有一起吃吧,兩個人吃熱鬧。”

爲了減少自己吃的量,殷雅幾乎每次都會拖着袁州一起吃,可惜好像長肉的似乎只有她自己,這就是個悲傷的故事了。

殷雅並沒有放棄這個主意,畢竟兩個人吃肯定比一個人吃有意思,她喜歡袁州陪着她一起吃。

一邊將淺綠色冒着點點熱氣的鉢仔糕和熬得濃稠軟滑的紅棗銀耳還有圓嘟嘟十分可愛的葉兒粑都端了出來,袁州應道:“那我正好嚐嚐今天的青梅鉢仔糕的味道,這是之前咱們一起去摘的青梅做的,你可以多吃一點,味道應該不會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