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終於還是下雨了

今年五月底,袁州帶着殷雅出去玩的時候,正好路過一片青梅林,兩個人一起摘的,因爲味酸並不適合用來直接食用,所以袁州將它製作成糖漬青梅,也算是不浪費了。

“真的嗎,那我可得好好嚐嚐了。”殷雅眼睛一亮看向桌上淺綠色,看起來很清新的鉢仔糕。

鼻子輕輕一嗅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梅子的清香味道很是好聞。

沒有管一旁甜糯的紅棗銀耳和可愛的葉兒粑,殷雅率先拿了一個鉢仔糕過來開吃。

裝在小小的專門的碗裏的糕點看起來就很好看,筷子沿着碗邊那麼輕輕一挑,整塊糕點就已經完整地到了旁邊準備好的小碟子裏,而本來的碗裏沒有一點的殘留。

將一根筷子插在糕點的中間,殷雅直接將糕點提了起來微微啓脣咬了一口,軟糯酸甜的口感十分開胃,因爲是糖漬過的,將青梅多餘的苦澀味道都已經漬出去了,只留下獨屬於果子的果酸味道,加上一些糖的甜蜜滋味,再加上本身鉢仔糕軟糯的質地,使得糕點很是出色。

“木頭很好吃,我很喜歡。”殷雅眉開眼笑道。

“你喜歡就好。”袁州嘴角也微微勾起,顯然心情也是非常好。

殷雅嘴裏不空只能點了點頭表示喜歡,而袁州一邊幫殷雅將鉢仔糕取出來放到小盤子裏冷着一邊也跟着吃了起來。

鉢仔糕不過是巴掌大小而已,因此袁州總共做了十個的量,加上一人一碗紅棗銀耳,兩個葉兒粑,這個宵夜吃得還算是可以。

大約是深夜又下了雨,青石板的路上依舊是溼漉漉的,縫隙之間還有一些些微末的綠色,似乎在這樣的天氣中也要迸發出強烈的生命力量,茁壯成長一般,悄悄的在雨水的澆灌下有了些微的漲幅。

雖然地面溼潤但是依舊不影響袁州每日的鍛鍊,不過早上起來的時候,感覺到溫度再次比昨天下降了兩度,袁州決定回去讓殷雅出門的時候要加上一件外套才行。

“宿主大人,今日晚間有雨。”

系統作爲袁州精確的天氣預測裝置,爲了能夠讓袁州順利完成每月開燒烤攤的次數,那真的是兢兢業業,每天準時的天氣預報決不可少。

“有雨呀,這個月好像才擺了一次燒烤攤,今天再擺一次好了。”袁州道。

最近雨水多,但是也不是每一次下雨,袁州都會擺燒烤攤之類的,這得看他手的心情。

這馬上就月末了,還差好幾次燒烤攤的次數呢,袁州覺得手的心情應該好了,可以擺攤了。

於是早餐之前就已經通知了毛野和蘇若燕,一個是可以不來上班,一個是早上不用抽喝酒的名額。

其實不用蘇若燕親自開口,一看她不準備抽獎了,成熟的食客們就知道今晚有燒烤吃了。

“啊,我的烤雞翅,我來了。”王鴻對於烤雞翅那是絕對的真愛。

“不知道這次有沒有烤魚吃,那絕對的一絕,外酥裏嫩,來上個兩條也是可以的。”迪恩作爲一個外國人不知不覺愛上了烤魚也是一件奇事。

他有一次正好碰上燒烤攤的日子吃了以後立刻驚爲天人,可惜出攤的日子不多,今天他倒是碰巧了。

立刻決定吃完早餐就回去將事情都做完,一定要空出時間來吃燒烤。

“我覺得袁老闆的烤牛肉那纔是相當的嫩滑,火候的拿捏簡直妙入毫巔,絕對的極品。”李研一揹着手發表自己的意見。

他是好不容易抽出時間來吃早餐的,沒想到還有驚喜,真是人生處處充滿意外。

李研一領頭編寫的小店的菜品以及食材的賞析,在食評界那是名聲大噪,邀約他去試吃的店鋪那真的是天南海北到處都有了,所以就格外忙碌。

他也是個敬業的,只要是有誠意的,李研一幾乎都會去看看,用他那張毒嘴幫助人進步,但是每一週他一定會空出兩天來小店吃飯的,美其名曰充電。

“我倒是覺得烤金針菇味道很不錯,鮮嫩多汁,香味十足。”周彰居發表自己的看法。

比起李研一,周彰居的繁忙程度也是不遑多讓,但是兩個人都是很有默契的安排日子來小店吃飯,頗有些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意思。 www⊕ т tκa n⊕ C〇

他們的名氣增長的這麼快,也是託了袁州和廚神小店的福氣。

隔得有點久,食客們對於晚上的燒烤攤充滿了期待,時間很快就到了晚餐結束的時候,有不少人都乾脆直接等在小店外面根本沒有離開。

袁州說是出燒烤攤,那就肯定會下雨的,因此很多晚上來吃飯順便打算燒烤一起吃的,幾乎都帶了雨傘的。

果不其然時間剛剛走到晚上八點的時候,天空就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先是如牛毛般的細雨,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似乎有加大的趨勢,至少雨滴的大小慢慢變成米粒大小了,很多人都撐開了自己帶的傘,一時之間桃溪路上彷彿是鮮花在黑夜裏盛開一樣,五顏六色的一朵一朵,將桃溪路上裝點的更加美麗。

知道袁州的天氣預報極其精確因此大家都沒有懷疑都是帶了傘的,就是槓精如王鴻也在多次跟袁州的天氣預報抗衡失敗以後,不再幹這樣的蠢事了。

“滴滴答答”

雨滴在房頂上,攤販的遮雨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但即使是下雨的晚上,桃溪路上也是一片繁華。

袁州早就已經決定好今晚出什麼小吃了,先將系統提供的一個迷你鐵爐搬出來放好,然後是另外一個鐵桶也拿出來放好,再將一個大點的鐵鍋放到其中的鐵爐子上。

這一整套看起來要比街邊常見的款式小上一半,剛好不佔地方。

“嘩啦,嘩啦”

黑亮的一盆粗砂直接被倒進了鍋子裏,與鐵鍋碰撞發出聲音,不過在雨聲的掩蓋下倒是不顯得多明顯。

下面的火袁州早就已經生起來了,橘紅色的火焰舔舐着鍋子的底部,溫度一點點地上升,慢慢的鍋子開始冒出了一點點的白煙。

沒錯,袁州今天準備的並不是燒烤類的,而是街邊小吃糖炒栗子。

在這樣有些寒風的雨天裏來上一袋子香噴噴溫熱的糖炒栗子,袁州覺得這是極好的體驗,絕對不是因爲他突然想要吃些糖炒栗子的原因,畢竟他是一個爲食客着想的好廚師。

今天準備的東西不多,也就是兩樣而已,因此每一樣的份量袁州準備得還挺足的,希望大家可以吃飽。

另外一個鐵桶類似烤爐,絲絲縷縷的香味慢慢傳了出來,有經驗的一聞就知道這是烤紅薯的味道,帶着點點的甜和點點的香,簡直勾人心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