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烏獸蔫了

在溫度有些低的晚上沒有人可以抵擋香甜軟糯的紅薯的氣息,時間一到客人們就三三兩兩的進來。

打頭的肯定是永不缺席的烏海和毛熊,後面跟着的都是熟面孔,王鴻、方恆,還有李研一他們,都是老食客了。

也不用袁州招呼自己自動自覺的就找位置坐下,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從走進來到坐下,一系列動作全部完成,動作乾淨利落,要不是這是餐館,還都以爲是來參加什麼重要會議的呢。

今天王鴻倒是沒有跟方恆擡槓了,因爲他發現了了不得的事情。

“烏獸你今天這是怎麼了,蔫耷耷的,是不是不舒服,那一會的燒烤我幫你吃,咱們都是老朋友了,就不用謝了。”王鴻一臉咱們都這麼熟了,就不用客氣的表情。

確實如王鴻所說,烏海跟平常吃飯和吃燒烤喝酒的樣子不太一樣,平常發光的雙眼有些黯淡無光,雖然不至於像是睡着了,但是跟平時生龍活虎的樣子確實大相徑庭。

王鴻這話一說出來,不說烏海沒有理他,就是一向是跟他似乎是歡喜冤家的方恆都是往旁邊走了兩步,那是恨不得撇清關係,不認識他的表情簡直不要太明顯。

王鴻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他覺得自己剛剛是不是失憶了一分鐘,然後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不然怎麼連李研一都是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

就在王鴻莫名其妙的時候,跟着自己父親來的魏薇忍不住開口了。

“王叔叔,你看看袁主廚那裏的鍋。”魏薇道。

她今天是跟左左還有父親一起來的,大約是跟父親關係緩和了,也可能是因爲有好朋友在場,因此還算是活躍。

王鴻聞言看了過去,油亮的栗子在鍋子裏翻滾着,隨着袁州時不時翻炒一下,黑亮的粗砂和漂亮色澤的栗子相互摩擦,散發出甜糯的氣息,確實十分好聞。

“好香,糖炒栗子,原來袁老闆今天準備的是糖炒栗子。”王鴻被香甜的味道一激,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然後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啊,我的烤雞翅!”

眼睛不死心地再次掃射了一遍現場,除了兩個頗爲小的爐子以外,沒有其他的東西,總不可能烤雞翅是在爐桶裏烤的吧,所以事實就是今天晚上沒有烤雞翅。

頭上本來有些翹的頭髮,瞬間耷拉了下來,比起烏海的模樣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沒有烤雞翅的燒烤是沒有靈魂的,袁老闆,就算是有糖炒栗子也是可以有烤雞翅的。”王鴻真誠建議道。

“今晚只有糖炒栗子和烤紅薯兩個種類,一人一份,有不想吃的可以提出來。”袁州道。

他覺得有的人不喜歡吃烤紅薯或者糖炒栗子很正常,就算是米飯都不是人人都喜歡的,何況吃多了容易排氣,缺點很明顯。

不過就連沒精神的烏海都沒有開口,開玩笑袁州做的食物,素的也得全部吃完。

這下子不用周圍的人再說什麼,王鴻已經知道烏海這麼蔫的原因了,原來是沒有肉吃的原因,作爲肉食動物的烏獸,對於沒有肉還是很怨念的。

“圓規,其實那個桶可以烤只雞沒有問題的,我可以提供。”烏海不死心道。

“不可以。”袁州拒絕道。

被拒絕了烏海也不再說話,袁州是說一不二的,說不可以,那就是不可以,成熟的獸已經懂得不糾纏了。

很快袁州就將好了的栗子和紅薯分好了一人一份,兩個巴掌大的紅薯,還有一碟子冒着熱氣的糖炒栗子。

表面呈深棕色,油光鋥亮,光是顏值都征服了一衆的人,就是烏海都打起精神來看着冒着熱氣的栗子,忍不住伸出爪子打算去抓了。

“海哥,涼一下再吃吧。”毛熊建議道。

剛剛從鍋裏拿出來的栗子自然是很燙的,但是金黃色的果仁從打開的口子裏露出一些來,香甜的氣息不斷往鼻孔裏鑽,真的是需要極大的意志力告訴自己再等等才行。

“嘶,摸起來乾燥不粘手,證明糖的比例放的恰到好處,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糖炒栗子。”李研一仗着人老皮厚快速拿了一個在手裏。

不過即使皮厚該燙的時候還是會燙的,因此忍不住左手換到右手,沒一會又從右手換到左手,顛來顛去的,就是爲了能夠早點涼一點可以吃。

“確實非常不錯,不過我覺得吃起來應該很好吃。”

周彰居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張雪白的手帕,直接將栗子放到上面,隔着手帕不怕燙,兩手這麼一捏清脆的‘咔擦’聲響過,金黃色的栗子仁就完美的出來了。

放到嘴裏,牙齒輕輕一咬,粉糯的栗子仁就散了開來,表面因爲直接接觸了粗砂這些,顯得有些硬質,但是裏面軟軟糯糯的,香甜可口,本身栗子就有些清甜的滋味,再加上糖的調味,更加的甜糯了,而且並不會覺得很乾,相反,還有些水潤,跟平常吃的根本不一樣。

看到周彰居已經開始了,李研一不服氣了,顧不得燙,直接兩指這麼一捏,栗子殼就十分容易的碎裂開來,放進嘴裏立刻被味道征服了,也顧不得跟周彰居鬥氣什麼的了。

年紀大的李研一他們都開始吃了年輕一些的人自然也是不甘落後的,紛紛開始剝栗子吃栗子。

就是剛剛還在念叨着烤雞翅的王鴻也是顧不得其他開始了一顆顆剝栗子的征途。

而烏海則是更加與衆不同,他在毛熊的勸誡下等了兩秒鐘發現,並沒有涼,於是直接伸手抓起一個就塞進了嘴裏,舔了舔外面帶着甜味的殼,牙齒一頓猛操作,就吐出來兩半完美的殼,然後嘴裏就開始嚼着香甜的栗子仁。

因此可以說烏海是在場吃的最早最快的人了,就是毛熊都要差上一截,因爲少個步驟,她需要用手剝,但是烏海是用牙齒剝的。

“咔擦,咔擦”

一時之間現場沒有人說話,全是剝栗子的聲音和咀嚼的聲音,還有就是‘沙沙沙’袁州翻炒栗子的聲音。

“烏獸這剝栗子的技術絕對是冠軍級別的。”袁州雖然在炒着栗子不過還是將大家的表現都收入了眼底。

顯然對於烏海的表現既驚奇又不驚奇,畢竟除了畫畫就剩吃的烏獸,能夠幹出什麼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