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捷足先登

“那我今天帶來的白糖糕用處大了,到時候配上新的醬料滋味肯定很好。”章欣也是一臉的笑容。

對於用袁州店裏的醬料搭配各種食物,章欣一向是樂此不疲的,不管是什麼醬料只要找到合適的醬料搭配絕對是雙倍的好吃,當然這好吃一般人還真承受不起,甜鹹搭配那都是基礎款。

不說章欣,圓圓纔是小店醬料第一人,那花式的醬料搭配簡直令人眼花繚亂,只有你想不到就沒有圓圓搭配不出來的,能夠在小店穩坐一把交椅的,沒有點絕活那是肯定不行的。

圓圓輕輕搖了搖自己手上的飯盒略帶期待道:“我今天準備的是水果沙拉,我有預感配上新的醬料一定是絕配。”

唐茜:“……”

雖然已知圓圓的口味異於常人,但是水果沙拉配醬料,除了藍莓醬以外,她都覺得不合適,光是想想將牛肉醬加到裏面,感覺一點期待感都沒有了。

但唐茜還是很尊重別人的飲食習慣的,所以只是笑笑不說話了,這個話題有點危險,她不想被邀請嘗試。

“聽起來很不錯,要不然一會我們交換一點點這樣就可以兩種都嘗試一下,你覺得怎麼樣?”章欣饒有興致問道。

她對於圓圓說的沙拉配新醬料也覺得可。

“沒問題,到時候我們交換。”圓圓笑着道。

三個女人一臺戲,唐茜三個人因爲還沒有輪到吃飯,加上許久不見,小話說個不停,不過都是有分寸的人,壓低了聲音,也不會吵到別人。

站在她們前面的溫芸因爲隔得近她就站在圓圓的前面想要不聽見都難。

本來因爲起得太早一個哈欠纔打了一半就被迫吞了回去,一時之間,晶瑩的淚珠都從眼角滾了幾滴出來,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要不是知道這裏在排隊,那副樣子都以爲有人欺負她了呢。

姣好明麗的五官,一米六五的身高,氣質極佳,站在隊伍裏也是鶴立雞羣的存在。

尤其她前後的都是女孩子也都不高,就更顯眼了,美好的事物大家都喜歡看,因此食客們注意到都會看兩眼,不過再多的就沒了。

溫芸算是廚神小店的新客,不過也已連續來了一個星期,自從上次被瞿月請着來吃了一頓火鍋以後,那真的是愛上了廚神小店。

加上她就住在蓉城,再遠也就是一個城的距離,身爲魯妹子的她表示,這點距離完全可以不存在。

於是趁着好不容易連休,她是真的每天都會來吃飯的,而且最近還在謀劃着搬家,想要搬到桃溪路這邊附近來住,這樣可以節約路上的時間,說不定可以保證每天都吃到。

之前住得遠,雖然溫芸每天都來,但是不一定會排到隊吃飯的,吃飯的名額實在是太搶手了,從開始排隊的那一刻開始,沒幾分鐘‘唰唰唰’一下子就排出去百十號人的事情那是常有的。

本來溫芸正在‘噼裏啪啦’的打着字跟瞿月聊天呢,瞿月最近沒有休假,已經上班兩三天了,因此作爲好閨蜜,她每天來吃飯都會跟瞿月說上一說,順便描述一下今天吃了些什麼菜,味道怎麼樣,反正就是怎麼詳細怎麼來。

作爲閨蜜,溫芸覺得她是稱職的。

就在她正跟瞿月說今天自己排到了吃早餐的時候,就聽到了圓圓她們的對話。

“難道今天有新的品種,醬料?好像沒有吃過,倒是可以嘗試一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新醬料?”溫芸好奇地轉頭看了看圓圓三人。

看她們說的興高采烈的樣子,完全辨不出真假來,不過溫芸還是打定了主意一會進去就問問新醬料的事情。

溫芸這是第一次排到早餐,畢竟睡到自然醒是對假期的基本尊重,但昨天被瞿月刺激了說她沒吃過小店的早餐,那滋味真的是讓人意猶未盡,而且每天幾乎都不重樣。

於是被勾起了興趣的溫芸足足定了五個鬧鐘才趕上了早餐時間,也是她之前很困的原因,這不,只有找閨蜜幫忙解困了。

等到溫芸輪到進去的時候,剛剛好只有一個位子,於是圓圓她們繼續等待,溫芸一個人進去的。

空的位置是靠近隔斷那裏的一個站位,溫芸掃視了一圈,沒有異議地過去站好。

“請問今天是有新的醬料上來嗎?”溫芸細聲細氣道。

她問的是剛好走過來的蘇若燕,而蘇若燕有點傻眼了,這是有新醬料了?

下意識回頭看了看袁州的方向。

而本來將早餐端出來的袁州,則也是直面了溫芸的問題,聞言擡頭髮現果然不是圓圓。

“不是圓圓第一個發現的?”袁州有點好奇這位也是做夢夢到的?

“是的,有新的猛子蝦醬,需要一碟嗎?”袁州點頭應道。

蘇若燕聽到袁州的話,瞬間就知道多半是老闆剛剛今早才決定要上的,她也很好奇這位美女是怎麼知道有新醬料的,難道又有食客進化出了什麼新的技能?

畢竟在小店這裏呆久了,蘇若燕表示不止老闆是非人類就是食客都時不時的有新技能出現。

而溫芸倒是被驚到了一個是因爲她只是試試沒想到後面的幾個女孩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有新的醬料,二一個自然是因爲溫芸本身是魯省榮成的人,對於猛子蝦醬十分熟悉。

倒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有熟悉的醬料。

“請問這裏的蝦醬是用什麼做的,可以方便說嗎?”溫芸一激動話就禿嚕出來了。

倒不是窺視什麼祕方,作爲手殘一族你就是將祕方給她,也是做不出什麼來的,主要是她吃過白蝦做的,小魚做的,還吃過混合做的,因此對於這小店用什麼做的就很是好奇了。

“糠蝦。”袁州道。

溫芸眼睛一亮期待感更強了,蝦醬自然是用糠蝦做的好,但是糠蝦稀少,價格高,家裏一般不捨得用這類蝦做,會直接賣出去的,溫芸家就是如此,因此她是真沒吃過糠蝦做的。

“那我要一份早餐,一份猛子蝦醬。”溫芸道。

“好的客人請稍後。”終於輪到蘇若燕登場了,立刻履行職責記下將菜單給袁州。

早餐的時候記錄菜單的機率很少,因爲早餐都是規定好的一人一份,除了醬料這些沒有其他的東西售賣。

還在外面等着進店吃飯的圓圓正跟唐茜她們熱鬧的說着什麼,完全不知道新醬料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這真的是無巧不成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