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袁州不想涼涼

溫芸已經離開了,但小店的熱鬧還在繼續,圓圓和章欣她們的加入顯得更加的喧鬧了起來。

不是所有的食客都有幸見識到圓圓猶如異次元的胃的,她的胃和烏海的一樣神奇,一個可以裝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個可以裝許許多多的食物,都是胃藥剋星。

早餐的籤子饃饃和猛子蝦醬讓食客們流連忘返,感覺又得到了新的早餐搭配方式,所以留下來吃午餐的人格外多,胃裏的饞蟲被勾了起來,要是午餐不點兩個菜絕對會造反的那種。

送走早餐的食客,袁州纔算是空閒下來,他今天不打算練習廚藝而是另外有事要做。

既然接受了任務,是需要安排安排的,他是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的,最多掉個系統,許多事情都要自己去做纔可以。

“狄雲那邊肯定是不行的,他一個賣酒的,跟釀酒雖然搭界,但也不能直接請他們來,不符合任務的標準。”袁州考慮着。

要說狄雲作爲賣酒行業的大佬,也頗有身家的,就袁州看來按照系統的劃分的話,至少也要算箇中等以上的程度纔是,要不是系統指明是要釀酒廠,他就是合適的一員。

“他應該認識不少的相同規模的釀酒廠,不然進貨渠道哪裏來,這個倒是可以打聽一下。”

袁州倒不是沒有想過找萬總釀幾個人問問,但是他覺得要是他找了他們過來,盤子鋪大了最後就是爲了告訴他們沒戲,不會跟他們合作的話,光是想想,他就覺得自己可能會涼,一首涼涼都不夠送給自己的,估計得來兩首才行。

畢竟萬總釀,朱總釀他們所屬的釀酒廠那絕對是華夏頂尖的存在,雖然滿足要求,但是爲了狗命着想,袁州決定可以慢一點完成任務。

袁州在爲了完成“我不是海王”的任務費盡心思,那邊倒是有人十分嘚瑟。

“我吃了真的特別好吃,我就從來沒有吃過做得如此好吃的素菜,保證是全部是素的東西做得,包括油,袁主廚出品絕對的金字招牌,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袁主廚的名號不是。”說話的人一頭的黃毛,一口流利的英文,正宗的倫敦腔讓人聽得很是舒服。

走近了就會發現認爲是黃毛的其實並不是純正的黃色,而是略帶金色的顏色,是外國人特有的金髮,高鼻子藍眼睛,是一個典型的外國人的樣子。

此刻手舞足蹈地表達着自己的意思,顯得格外激動,恨不得對面的人立刻相信自己的話。

而金髮男人對面的人是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看着一臉的刻板嚴肅,此刻倒是有些無奈地看着對面激動的金髮男子道:“漢斯,不是我不相信你,更不是不相信袁主廚,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千里迢迢來到華夏這裏不是,而且杜爾主廚可是很是看着袁主廚的,我也相信他的眼光,我只是想要多瞭解瞭解情況。”

金髮男子漢斯聽到這話才停止了自己過激的動作,然後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道:“早說清楚不就行了,我還以爲你看不起袁主廚呢,袁主廚那舉世矚目的成績,比起杜爾主廚可是厲害多了。”

漢斯跟印度袁吹一號艾倫·莫迪是鐵桿兄弟,一直被艾倫洗腦,袁州是最厲害的,因此沒有見過袁州之前,漢斯就已經是個袁迷了,更不用說前兩天剛剛吃到了美味的素菜,簡直就是人生一大樂事,這下子不用艾倫再鼓吹了,自己已經掉進了名爲袁州的深坑裏爬都不爬不起來了。

“這話肯定是艾倫那個小子說的吧,也不怕杜爾主廚提着刀找他。”年老的人嚴肅的臉上露出了幾絲笑意,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艾倫被杜爾拿着刀追殺的畫面。

“叔叔,您那都是老黃曆了,杜爾主廚現在對袁主廚那叫一個崇拜,他自己都說自己不如袁主廚很多的,這可不是我說的。”漢斯道。

原來這兩位是叔侄兩個,年紀大的珀森是叔叔,年紀輕的那個是漢斯,兩個人所在的地方是蓉城的一家酒店套房裏,這次他們過來確實是有着重要任務的。

珀森是印度素食協會的會長,每年的國際素食日的時候,他們協會都會舉辦隆重的活動來慶祝這個源自於印度本土的節日。

隨着人們生活水平的逐漸提高,素食的概念逐漸興起,很多人開始瞭解素食對於身體的重要作用,因此素食主義慢慢成爲一部分人所擁護的理念,素食節也越來越熱鬧了。

愛因斯坦說:“我們的任務是一定要解放我們自己,這需要擴大我們同情的圈子,包容所有的生靈,擁抱美妙的大自然。沒有什麼能夠比素食更加有益於人類的健康,並增加在地球上生存的機會了。“

而珀森的素食協會就是以愛因斯坦的這句話作爲基礎理論的,在印度擁有極大的影響力。

會到華夏來也是一件意外的事情,起因還是因爲艾倫,他跟漢斯是好朋友,之前聽說他叔叔在爲今年11月25號的素食節的事情發愁,他就說起了偶然一次機會吃到的袁州做的素食宴的事情,那真的是即使他是喜歡吃肉的人都恨不得將盤子都吃進肚子裏以免浪費,就知道多好吃了。

艾倫詳細描述,漢斯負責流口水,然後回去漢斯就轉述了艾倫的話,正在發愁的珀森覺得確實可以試試,就放在了心上,尤其是拜訪了自己的朋友杜爾以後,聽他也說起了袁州,就更加確定了心中的想法。

這是珀森接任會長舉辦的第一個素食節,他希望跟以前舉辦的完全不一樣,所以纔會煞費苦心的,因此得到袁州的消息,他跟侄子就一起飛來了蓉城。

也是因爲漢斯運氣好,他在外面到處跑打聽各種消息,尤其是桃溪路,漢斯仗着長了一張清俊有型的臉那是從街頭打聽到街尾的,雖然不會說中文,但是桃溪路上真的不缺會英文的人。

主要是自從桃溪路成爲了蓉城最靚的街道以後,不管是小攤販還是桃溪路上的居民,都自動自發地學習起了外語,不貪多,就是日常問候的幾句。

大多學的是英語,畢竟是做生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