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要有夢想

“夏瑪,你怎麼在這裏?”珀森揮手示意。

別看年紀大了但對於見到好兄弟還是相當熱情的,而漢斯也是十分有禮貌地跟夏瑪打招呼。

如果說珀森和杜爾是好朋友的話,那跟夏瑪就是如同漢斯和艾倫一樣的鐵桿兄弟了,走的路不一樣,並不妨礙他們的情誼。

即使他們一個是英裔印度人,一個是土生土長的印度人,依舊是知己。

本來夏瑪正在回味剛剛吃到的美味早餐的味道的,冷不丁的聽到了珀森熟悉的聲音,有點不敢相信地擡頭就看到了熟悉的嚴肅面容,瞬間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上去就給了一個貼面禮,以表達久不見摯友的驚喜心情,說實話夏瑪認識珀森之前從不跟人這樣打招呼的,不過珀森是習慣這樣的打招呼方式了,因此次數多了以後,夏瑪也就習慣了。

當然這也是一種尊重的體現,雖然兩個年齡不小的老頭做來確實有些辣眼睛,但是不妨礙他們之間的高興的氛圍。

“你是怎麼想到要來華夏這裏的,之前喊你來你不是說有事嗎?”夏瑪問道。

前面袁州親赴新加坡講課,夏瑪並沒有得到名額,也是因爲他的地位比起奧培羅他們還是差上一截,不能強硬堅持,當時杜爾又正好閉關了,沒辦法,只能鬱悶到底了。

後來夏瑪還是自己想通了,不能聽袁州現場講課,但是他可以來現場吃袁州做的美食,於是包袱款款直接就來了蓉城,當然這是他早就想要做的事情了,動作十分迅速,從下定決心,整理行李到出發就用了一天的時間。

今天遇到珀森的時候,已經是他在華夏呆的第十天了,這段時間簡直就是如魚得水,要不是看到了珀森,夏瑪都不一定記得自己並不是華夏人了。

“爲了今年的素食節,聽說袁主廚的素宴做得相當好,想要請他幫幫忙。”面對老友的詢問珀森並沒有隱瞞直接道。

“袁主廚的素食……那的確沒問題,杜爾主廚都望塵莫及,但是你是想要請他去印度做菜?”

夏瑪一臉你是不是在做夢的表情看得珀森差點以爲自己幹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要這樣的表情看着他。

“有什麼問題嗎?”珀森也直接,有問題就得問。

“不是有什麼問題,而是什麼問題都有,你覺得你能用什麼代價請袁主廚去做菜,而且還是去印度,看來咱們許久不見,你真的不同了。”夏瑪就差沒說‘你是不是飄了’這樣的話。

珀森也是個智商在線的,聽到這話就知道這袁州只怕十分難請,但是爲了自己第一次舉辦的素食節能夠足夠亮眼,他確實是還想要試一試的,萬一有幸成功了,豈不是雙倍快樂。

“萬一袁主廚對於我們協會的素食主義很是欣賞,想要去看看呢,或者對咱們印度很好奇想要去走走這也挺好的,我們印度也是有許多好吃的特色的東西的。”珀森努力找着理由。

夏瑪腦子一轉,想到了要是能夠邀請袁州去印度,到時候就是不講課都能氣一氣奧培羅讓他之前那麼嘚瑟,光是想一想那個畫面,就覺得十分激動。

這孩子之前大約是被奧培羅刺激得不清,這是逮着機會就想要坑一把奧培羅。

即使知道希望渺茫,但是夏瑪覺得試一試也是無妨的,於是想了想道:“我看看袁主廚這時候有沒有空,有空的話咱們就問問。”

一直當背景板的漢斯終於逮到了表現的機會立刻道:“夏瑪叔叔,不是說非營業時間不能打擾袁主廚嗎?”

在桃溪路上打聽消息,十個人就有十一個人這麼說的,多的那個是圍觀的,這麼多人一起說,漢斯對此深信不疑,不覺得是假的,因此爲了保住那微乎其微的袁州能夠答應的希望,他覺得還是慎重其事比較好。

“哈哈哈,確實沒錯,不過要是袁主廚有點空閒的話,說幾句話還是可以的,袁主廚的脾氣很好,當然要是在忙的話,肯定是不能打擾的。”夏瑪對於漢斯這個晚輩還是很喜歡的。

“哦。”漢斯見夏瑪本來就是從店裏出來的,又是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知道得再多也都是道聽途說而已,有夏瑪的實踐應該還是比較靠譜的。

於是袁州端着雕刻的工具打算出門的時候就看到了往店裏探頭探腦的三顆腦袋,那小心翼翼的模樣,真的是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做賊呢。

而且其中還有一個十分眼熟的人,作爲當初幫助袁州完成了大師系列任務的其中一個人,袁州對於夏瑪還算是有印象的,加上他是印度的廚師,接觸的比較少一點,自然印象還要深刻一些。

再加上最近夏瑪跟長在店裏一樣,袁州對於食客自然是用心的,想要不記住都難。

“夏瑪主廚,這是有事嗎?”袁州問道。

“袁主廚沒有打擾到您吧,實在是抱歉,我的好朋友有些事情想要跟您說說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夏瑪瞬間站直身體道。

另外兩個現在跟夏瑪是同聲同步的狀態,他負責開口,他們就負責點頭,那模樣倒是顯得很乖巧了。

“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夠嗎?”袁州一看珀森他們就知道不是廚師,肯定不是來交流廚藝的,應該不需要很多的時間。

“夠了,夠了,謝謝袁主廚。”珀森搶先道。

沒有想到袁州本人氣勢如此之強,就是他經常跟杜爾見面,都不是很適應這股無意識散發出來的氣勢。

倒不是什麼王八之氣,又不是霸道總裁,袁州沒有這樣的氣勢,古語有云‘腹有詩書氣自華’,隨着袁州的廚藝一步步穩步提升,他身上的氣度也跟一開始發生了變化,即使袁州有意收斂但是還是會讓人有所感觸,也許等到袁州成爲廚神以後會返璞歸真?

而平常頗爲嘴巧的漢斯只剩下點頭的功能了,反正也不用他說話,老實當個佈景板就不錯了。

“那進店裏說。”袁州將手裏抱着的東西轉身又放回了就近的桌子上,然後去倒了幾杯水出來。

招呼三個人坐下再說話,看出幾個人尤其是珀森他們兩個有些拘謹,於是自己當先先坐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