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夏瑪的小心思

見到袁州坐下,珀森果然鬆了一口氣跟夏瑪一起坐了下來,而且還是隻搭了半個屁、股,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下意識這麼做了。

而漢斯則是十分自覺在珀森坐下以後,就直接站到了他後面,作爲晚輩他覺得這裏更加適合他。

坐下以後,珀森秉持着不浪費時間的原則率先開口道:“袁主廚您好,我是印度阿爾素食協會的會長珀森,這次前來是希望袁主廚能夠考慮是否可以在國際素食節時,去協會那裏做一做素宴,也好更多地宣傳一下素食的理念,以及華夏這邊的素食主義精神,讓大家見識一下華夏素食的魅力。”

不愧是會長,表達起來還是十分流暢的,而且意思很明顯,更多的是希望見識一下華夏的素食理念,跟袁州一直以來想要將華夏菜推往全世界也算是雷同。

不得不說珀森還是十分有急智的。

袁州一聽這話倒是新鮮,以前很多人來請他,有請他去酒店當主廚的,當然不是五星級的都不好意思張口,也有請他去幫忙大型交流會做宴席的,也有私人宴席花大價錢請他去做的,更多的是請他去交流的,倒是第一次有人登門請他去做素食的。

這就是袁州不知道了,因爲於道一的大力宣傳,不少的道教佛教大家都知道了袁州這裏素宴非常好吃,還有不少觀裏廟裏做素齋的大師傅想要來跟他交流交流呢,但因爲種種原因還沒有到袁州面前來,所以他是不知道的。

雖然第一次聽到新鮮,但是袁州考慮了一下道:“多謝珀森會長專程趕來邀請,不過最近確實沒有什麼時間外出,很抱歉。”

雖然話很是彬彬有禮,但是其中拒絕的意思很明顯。

珀森聽了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袁州這樣的人決定的事情,一般不會輕易改變的,這點眼力勁他還是有的,不做糾纏的事情,使得袁州對他的印象變差了。

“那真的是太遺憾了,很抱歉打擾袁主廚了,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夠邀請到袁主廚到印度,到時候請袁主廚務必給個機會讓我們儘儘地主之誼。”珀森道。

“多謝珀森會長。”袁州點頭。

將想要說的話說完了,珀森很有眼色地帶着漢斯告辭,至於夏瑪自然是一起走的,他是想要跟袁州討論討論菜,但是前面袁州就說了只有十分鐘的空閒時間,只能憋住自己體內蠢蠢欲動的想法,告辭離開。

出了店門以後,本來腰背挺得筆直的珀森瞬間鬆懈了下來,剛剛不自覺地拿出了最好的狀態,現在出來了自然就放鬆了下來。

“怎麼樣,珀森我的朋友,你還好吧?”夏瑪關心道。

珀森聳了聳肩道:“沒什麼不好的,之前就知道袁主廚答應的可能性很小,可惜現在看來是一點機會沒有,我得快點回國看看有沒有其他精彩的主意了。”

雖然沒有請到袁州,但是珀森並不會輕易放棄自己想要一鳴驚人的主意的。

因此珀森現在可以說有些歸心似箭了,畢竟滿打滿算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要想做得好充足的準備時間也是一個重要條件。

“珀森,我覺得你可以留下來吃個午飯再走,要知道你來了蓉城居然不吃袁主廚做的食物,那簡直是一件天大的憾事,我覺得你應該試試。”夏瑪道。

反正排隊吃飯又不佔他自己的名額,各憑本事而已,因此夏瑪還是十分大方的提醒。

“叔叔我覺得夏瑪叔叔說得對,怎麼也得試試袁主廚做菜的手藝纔好。”漢斯覺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他想到的是之前吃的素宴的味道,素菜都那麼好吃,漢斯覺得葷菜的味道肯定更好吃,這個絕對毋庸置疑。

珀森想了想確實不急在這一時半刻的,而且他也很是好奇,聽袁州的手藝聽得多了,還沒有親眼見識過,確實不怎麼甘心。

而且內心深處雖然理解袁州拒絕的意思,但未嘗沒有不甘心,有些不滿,他覺得自己算是誠意十足了,袁州問都沒問什麼條件代價這些就直接拒絕了,心裏能夠舒服纔怪呢。

三個人就這樣決定下來,夏瑪是個雞賊的,他知道這裏排隊吃飯不光是靠來得早,也要靠技術的,帶着兩個新手,影響發揮,爲了保證百分百能夠吃上飯,他決定就呆在桃溪路上等着午餐時間的開始。

夏瑪帶着珀森兩個就在桃溪路上逛了起來,美其名曰介紹華夏。

而送走夏瑪他們的袁州想了想倒是沒有再出去,反而進了廚房打算今天練習左手的刀法,神蹟一刀。

神蹟一刀已經熟悉得差不多了,袁州今天練習的工具是豆腐,畢竟在軟雕當中豆腐算是比較有難度的食材了,選擇這個也是爲了測試下左手刀法目前的程度。

右手拿着豆腐放進水裏,左手拿着刀,袁州凝了凝心神,就開始了嘗試。

“這個一串一串的烤肉味道真是不錯,跟印度的完全不一樣。”漢斯沉迷於烤串中不可自拔。

就是一向嚴肅的珀森都對於烤麪筋情有獨鍾,已經吃了好幾串了,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意思。

他是素食主義者,但並不是很嚴格,除了不吃葷菜以外,其他的都還可以,即使是用葷油做的素菜也是可以接受的,因此各種小吃珀森吃得不亦樂乎。

“我覺得你們可以少吃一點,一會就要開始排隊吃飯了,要是吃太飽一會吃不下飯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們。”

心機的夏瑪等到兩個人吃了不少以後纔開口提醒,他的心裏想的是“等會點的菜我就可以多吃一點了,簡直完美。”

當然珀森和漢斯是不知道夏瑪的險惡用心的,還很是感謝了夏瑪一番以後,將手裏的烤串塞進嘴裏就離開了賣烤串的小攤,去逛別的攤位。

別小看了男人的逛街能力,珀森和漢斯沒有來過華夏,一時之間被桃溪路上琳琅滿目的商品看花了眼,油彩的面具買上一個,那邊玲瓏的小配飾也很好看,這邊古樸的木雕看着也很不錯,還有叮鈴作響的貝殼風鈴看着也很好,買買買。

到最後去店門口排隊的時候,一個人拎了兩大包東西,左右手各一包,就是夏瑪都不能倖免,沒辦法,珀森他們拿不下了,他只能幫着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