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驚悚的回答

“真是沒見過世面,什麼都要買。”夏瑪心裏暗暗嘀咕。

完全忘記當初第一次來桃溪路的時候,他自己比珀森他們買的還要多。

“華夏這裏是真的好,很多商品都比較便宜,而且看起來質量都很好。”珀森臉上露出一些笑容。

大約是不常笑的原因,這麼一笑有些彆扭的感覺,但是也不妨礙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高興。

漢斯也很興奮:“小商品用起來順手,看起來也很好看。”

“因爲袁主廚起了很好的領頭作用,他所在的街道肯定不同凡響,好商品還有很多呢。”夏瑪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那太好了,我們下午可以繼續逛逛看看。”珀森高興道。

他倒是真的沒有想到華夏這裏的街道這麼好,什麼都有,小吃也好吃,特別是烤麪筋味道好極了。

“下午我們有時間可以再逛。”漢斯恨不得舉雙手雙腳贊成。

“確實還不錯,很多紀念品可以買,有一家小店是專門賣廚神小店紀念品的地方,到時候我們可以去看看,裏面的東西也很精緻。”夏瑪介紹道。

他對於桃溪路還是摸得比較熟悉的,哪裏有些什麼東西門清,夏瑪這貨就是有點太門清了。

“夏瑪叔叔,下午還會有烤串賣嗎,這裏的烤串真好吃,還想吃。”漢斯想到剛剛香香辣辣的烤串嘴裏的口水再次氾濫了。

“當然有,但那是你沒有吃過袁主廚做的烤串那纔是真的好吃,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可惜只有下雨天袁主廚纔會賣這個,平常不會有的,我也只吃過兩回而已。”夏瑪道。

當然要是他語氣裏的優越感能夠收一收那就更好了。

“是嗎,有多好吃?”漢斯覺得他想象不出來。

在他看來今天吃的烤串已經非常好吃了,再好吃,抱歉想象力有限完全想象不出來。

珀森聞言也不着痕跡地吞了吞口水,多半是想起了之前烤麪筋的滋味。

“袁主廚的手藝,一會你們吃了就知道了。”夏瑪也不多說。

反正耳聽爲虛,眼見爲實,真正吃到了袁州做的菜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完全不用他強調。

夏瑪雖然是帶着珀森他們逛街,但就在小店附近打轉,對於排隊的事情是時刻準備着的,所以只是剛一開始排隊他就知道了。

有兩個拖後腿的存在,因爲覺察得早,還是排到了第一梯隊的位置,不過已經是靠後的存在了,但再怎麼靠後,那也是第一梯隊,可以第一時間進去吃飯。

在蘇若燕說午餐時間開始以後,夏瑪就帶着珀森他們朝着店裏走進去了。

雖然店裏很小,但是珀森他們還算是習慣的,畢竟印度有些地方是真的小。

進去以後三個人只有在前面一排的最後看到三個位置,於是直接就坐了過去。

“看看菜單想要吃什麼就點什麼吧?”夏瑪指了指厚實的菜單道。

作爲老司機,帶帶新手還是有必要的,因此夏瑪將小店的規矩那些都低聲先說了一遍再讓他們看菜單的,畢竟是一起來的,要是出了問題,要付連帶責任怎麼辦。

在夏瑪的指導下,珀森和漢斯都磕磕絆絆的將菜點完了,一個人點了三道菜吃,就怕吃不完,上黑名單。

現在還沒吃,珀森他們倒不是怕不能再來吃飯了,而是怕不能再來店裏找袁州了,這絕對不行。

而夏瑪之前就有意控制,雖然也吃了不少的烤串這些小吃,但是隻是適量的,因此他點了四個菜,比起平常的五個菜還要少一個,那是因爲他覺得可以幫助一下老朋友珀森和照顧一下小輩。

生而爲人這是必不可少需要承擔的責任。

“這些菜都是袁主廚的拿手菜嗎?”珀森低聲問道。

說實話剛剛夏瑪幫着一起點的,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點了一些什麼菜,有的光看名字完全不知道原食材是什麼。

夏瑪搖了搖頭道:“袁主廚沒有拿手菜。”

“沒有?”珀森覺得不可思議這麼一個厲害的廚師沒有拿手菜?感覺夏瑪在逗他。

但是看着夏瑪認真的表情,珀森就不知道應該擺個什麼表情比較合適了。

“這裏所有的菜都是袁主廚的拿手菜,味道一樣棒,你能說袁主廚有拿手菜嗎?”夏瑪指了指敦實的菜單道。

珀森聞言瞪大了眼睛,很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雖然他確實不認識中文,但是英文是認識的呀,想想剛剛看到的密密麻麻的字跡,總覺得自己在做夢。

剛剛他聽到了什麼?一整本菜單都是拿手菜?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作爲杜爾的好朋友,他是知道的就是杜爾那個級別的廚師,要說有拿手菜最多也就是十幾道菜這已經是很可以的了,但是現在這本菜單粗略估計都得幾千道菜了吧,都拿手?!

總感覺不是沒睡醒就是耳朵出問題了,不然怎麼會聽到這麼驚悚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說全部?”珀森壓低了聲音問。

總有種要是大聲問出來小命不保的感覺,出於直覺,珀森的聲音細弱不聞。

當然就在旁邊的夏瑪肯定是聽到了的,翻了一個白眼,就不愛跟這種思想不在一個水平的人說話,簡直拉低檔次,不過都是多年的朋友了,還是需要包容的。

夏瑪肯定地點點頭道:“其實你只要吃幾道菜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珀森點點頭沒有多說,因爲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夏瑪說的話太沖擊他的三觀了,感覺整個世界都搖搖欲墜,跟遇到了大地震差不多。

漢斯倒是覺得沒什麼,作爲腦殘袁粉,被印度袁吹一號洗腦多年,早就已經練就了不管什麼時候什麼事情袁州都可以做到,這是身爲袁粉的自信和驕傲。

小店的上菜速度是很快的,更何況爲了遷就珀森的信仰,他點的都是素菜,只有漢斯和夏瑪點的纔是葷菜,而且只點了葷菜,可以說是兩個極端了。

其實夏瑪對於素菜的瞭解不多,因此他點的都是他聽說過或者吃過,或者看到食客們吃過的菜。

點單率高的金陵草自然就上榜了,第一個上來的也是它。

青翠碧綠的顏色,擺放得整整齊齊,恰到好處,怎麼看怎麼舒服,一股清淡的香味在菜端上來的時候就飄散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