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三人沉迷了

“看起來顏色很好看,不知道吃起來怎麼樣?”珀森湊近了聞了聞淡雅的香味,就直接拿起筷子來準備吃了。

他覺得另外兩個肉食動物是不會想要吃他的草的,也不招呼兩個人直接動筷子。

夾起一根細細長長的金陵草,放進嘴裏一咬,‘咔擦’一聲十分清脆,直接應聲就斷了,十分脆嫩。

鮮甜的味道隨着咀嚼四散開來,明明已經臨近冬天,但是珀森卻從脣齒之間感覺到了春天的清新氣息,充滿了活力與生命的感覺,就像是置身在大自然中一樣。

看着似乎沒什麼佐料,清湯寡水的,但是實際上吃到嘴裏卻是很濃郁,沒有一絲葷腥的氣息,但是卻將食材本身的鮮味發揮到了極致。

自從開始第一筷子以後,珀森就沒有能停下來嘴過,雖然吃了一輩子的素菜,但第一次知道原來這麼清淡的素菜如此好吃,不用咖喱調味,不用其他很多的佐料就可以如此完美。

實在是停不下來嘴,總感覺停下來了就會少吃一口似的。

這不是錯覺,珀森並沒有招呼漢斯和夏瑪,但是架不住這兩位十分自覺呀,看到珀森已經吃了好幾筷子以後,就直接拿起筷子開始分擔了。

按理來說漢斯已經吃過素宴了,該是有所準備了纔是,但第一口吃到金陵草的時候還是被它醇厚鮮濃的滋味所吸引了,看着就像是沒有炒過似的,實際上味道十分好。

不止是熟成得剛剛好就是味道也是濃淡適宜,不會顯得過於寡淡也不會顯得格外濃烈一切都是恰到好處。

而夏瑪要經驗豐富一點,這是他最喜歡的一道素菜,也算是熟悉,熟門熟路地夾起一根就放嘴裏放,然後速度慢慢加快,分擔就得出力不是。

等到珀森吃了幾根以後再沒有夾到菜的時候才發現了漢斯和夏瑪的小動作,直接道:“你們一會要是自己的菜吃不完怎麼辦,還是各吃各的菜就好,這樣保險。”

漢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沒說話,作爲晚輩吃點東西可以要是槓上了就不好了。

夏瑪倒是沒什麼反應而是道:“沒事,我是算好食量的,你今天點了三個菜,但是平常一般只吃兩個菜就飽了的,作爲朋友我不能眼看着你撐着不管不是,胃脹了滋味不好受,而且你年紀大了,還是得多多注意。”

作爲比珀森年輕五歲一直是夏瑪很驕傲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在廚神小店吃東西的時候,年輕意味着胃動力消化能力好,可以多吃。

“我不需要你幫忙。”珀森沒好氣道。

這樣的金陵草,珀森覺得他可以來上三盤都沒問題還需要幫忙?

還沒有來得及多多掰扯,下一道菜就上來了,是漢斯的菜,才一接近一股濃郁的肉香就瀰漫開來,十分引人食慾,至少漢斯忍不住伸長了脖子地往盤子裏看。

一塊塊油亮的肉整整齊齊地放在盤子底部,周圍是一圈還能看出點白色的百葉結,一個個圓滾滾胖乎乎地百葉結看着就是汁水豐沛的,彷彿咬一口,裏面的醬汁都要溢出來一樣,十分飽滿的樣子。

別說中間擺成一個圓形的一塊塊紅燒肉了,晶亮的肉皮,層層分明,看着就軟糯的紅燒肉,漂亮的紅棕色,香氣撲鼻,肉香味濃厚。

平常珀森跟夏瑪他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幾乎也是這樣分開點菜的,坐時還有講究,會坐得離葷菜遠一點,因爲他從來不吃葷腥,猛然間聞到大葷的味道,會從心裏到生理的不舒服。

這裏的位置連成一線的,但珀森已經做好了稍微離兩位遠一點的準備了,不太想聞葷菜。

可惜之前坐位置的時候被夾在了中間能夠活動的範圍是有限的,百葉紅燒肉的香味一出來,他就沒時間想什麼離得遠近的問題了。

因爲味道實在是太香了,濃油赤醬的滋味不停地挑戰鼻子的上限,沒有一點聞到葷腥的不舒服的感覺,相反還有點想吃,這就尷尬了。

作爲堅持了幾乎一輩子素食的珀森,自然定力還是足夠的,管住自己不拿筷子已是極限了,鼻子想要聞一聞什麼的,這個就有點管不着了。

主要是珀森也不想管。

“這個就是紅燒肉嗎,聽食客們討論都說很好吃的。”漢斯眼睛死死盯着肉,手裏動作不比眼睛慢。

直到肉放到了嘴裏,咬到了軟糯Q彈的外皮,漢斯才轉了轉眼睛,微微眯着開始享受嘴裏肉的滋味。

肥瘦比例極好,肥肉一抿即化,瘦肉略帶着一點點嚼勁,一點也不柴,反而很多汁水,加上糯糯的外皮,一塊肉三重體驗,簡直不要太好吃了。

而且肥而不膩,回味甘香,帶着隱約的甜味,調動了全身的器官去感受紅燒肉的美好,就連嘴角都沾上了醬汁也顧不得舔一下的,直接一口氣吃了五六塊。

一盤百葉紅燒肉並沒有許多,十幾塊大大的肉塊再加上百葉結也是份量十足的一盤了,加上還有夏瑪的幫助,消耗地自然更加快了。

沒一會肉就沒有了,漢斯秉持着不浪費的原則盯上了百葉結,夾起一個放入嘴裏,因爲湯汁濃厚的原因還有些微燙,稍微在嘴裏囫圇了兩轉纔可以用牙齒咬。

一咬肥美的汁水就飈了出來,帶着濃郁的肉香以及滿滿的豆香味,比起剛纔的紅燒肉來毫不遜色。

“白色的結子明明是素的怎麼吃起來全是肉味,真好吃。”漢斯很是讚歎。

聽到是素的,珀森按耐不住地偷偷夾了一個到碗裏觀察了一下確定應該是豆製品,不是肉,於是放心大膽的放進嘴裏,這是他吃得最出格的一次了。

滿滿的肉香,豆香味混合在一起形成美食的風暴,席捲整個口腔,珀森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這也太好吃了吧。

“要是我早點發現就好了。”珀森充滿遺憾地看着已經被漢斯舔乾淨的盤子。

光潔如新的盤子提醒着這道菜已經結束了,下一道菜即將開始。

這次是夏瑪點的菜,作爲印度人自然是對咖喱很是心水的,因此他點的是咖喱魚頭,雖然不是印度菜,但是咖喱味道純正,很是解饞。

而且霸道的咖喱味道喚醒的不止是夏瑪,還有漢斯和珀森,他們對於咖喱也是十分喜歡的。

尤其是珀森平常吃的素菜很多都喜歡用素咖喱烹飪,味道濃厚,十分下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