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豆腐煲

是葷菜,珀森深深剋制了自己想要吃的衝動,可熟悉而陌生的咖喱味道不斷盤旋在鼻尖,很是考驗人的意志力。

珀森覺得這是他從出生到現在受到的最大的挑戰,聞起來真太讓人有食慾了,聞着就想要吃。

咖喱魚頭本來就是在新加坡的印度人研製出來給愛吃魚頭的華夏人吃的,只是後來馬來人和印度人自己也喜歡上了這道菜。

因此正宗的咖喱魚頭裏的咖喱帶了些印度本土咖喱的特點,是夏瑪喜歡這道菜的原因。

袁州做這些咖喱味的菜的時候也跟印度的人一樣喜歡用鮮制的咖喱,一般都是營業時間開始之前才現場製作的,這樣的咖喱製作出來,味道纔會更加純正濃厚,增加菜的風味。

“漢斯,作爲一個英國人你應該是不喜歡吃魚頭的,這道菜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吃完了,你正好陪着你叔叔,不然他太孤單了。”夏瑪覺得自己真是個小機靈鬼。

既保住了魚頭又全了跟珀森的情誼,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主意了。

漢斯是珀森的親侄子,但是珀森跟他親哥哥很小就被迫分離,一個跟母親一個跟父親,一個在英國長大,一個在印度長大。

信仰,飲食習慣都不相同,距離也很遠,但並不妨礙他們之間的情誼,從漢斯畢業以後一直跟着珀森做事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了,夏瑪說漢斯不喜歡吃魚還是有道理的,仰望星空實在是太有名了,就是夏瑪都知道了。

夏瑪自己是印度當中的奇葩,算是雜食動物,百無禁忌的那種,什麼都吃,即使印度人很多都不吃的白牛肉,都吃的很是歡樂,這也爲他的廚師之路帶來了不少便利和阻礙。

就個人來說,他是很喜歡自己什麼都能吃的胃的,只有嘗試過許許多多的食材纔會找出適合的食材做出完美的菜餚。

因爲這些種種原因,夏瑪雖然是印度廚師,但他在新加坡更有名一點,餐廳也在新加坡的。

“不用了,夏瑪叔叔,我很喜歡吃魚的,尤其是魚頭,放心我只吃一面就好,剩下的歸叔叔,一人一半剛剛好,剛纔我點的菜也是這麼分配的,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俗話說‘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夏瑪的理由無懈可擊,但是架不住漢斯不買賬。

加上夏瑪剛剛吃紅燒肉的勁頭簡直不要太足了,吃得着實多,而且他還沒有學會過河拆橋的戲碼,只能默默貢獻了魚一起分享。

完全沒有討到便宜,少吃了一些但是夏瑪還是很豁達的,當然要不是想着珀森他們三道菜絕對吃不完,他可以幫忙多吃一點的話,這件事情用不用凳子解決問題,這就得看手今天的心情了。

夏瑪很少跟許多人一起在廚神小店吃飯,一般都是一個人吃,所以倒是不是很清楚,在面對袁州做的菜時,平時的胃口絕對不能作爲參考的,因爲沒有很好的參考價值,不過今天生活會交給他一課,不能小看任何人的胃,即使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也不例外。

看似想了很多,其實沒過一會,等到咖喱魚頭被吃的一點不剩,就是料都被吃光了以後,新的菜上來了。

這是夏瑪幫助珀森點的豆腐煲,作爲粵菜裏面的一個菜,其味道自然不用說的,還沒有放到桌子上,一股濃郁的豆香味就撲鼻而來,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存在似的。

本來就被咖喱魚頭饞的差點忍不住的珀森這下子是徹底破功了,打算一會一定要吃點這個裏面的素菜,聞起來真的是佛都要跳牆過來了。

“這是給你點的菜,你可以試試。”夏瑪好心說了一句。

他雖然也是很想吃,但是還算是有道德心,這是別人主點的菜要是主人還沒吃,自己就先吃了感覺不太好。

聽到這話珀森的眼睛噌的一下子大亮了起來,這道菜是素菜意味着他可以吃很多點。

名字是豆腐煲,做菜的方式自然是不太一樣的,所以端上來的餐具也不太一樣是一個深褐色的小砂鍋的樣子,大約是兩個巴掌大的砂鍋上面蓋着蓋子,只有小孔洞的地方徐徐冒着白氣,剛剛聞到的香味就是從那裏來的。

“嗞啦”

蓋子被掀開,發出響聲,一陣白氣猛然上升,過了幾秒纔在越發濃郁的香氣裏散了開來露出裏面的內容。

煎制的金黃的豆腐,表面撒着翠綠的蔥花末,金黃和綠色交相輝映,看起來很是好看,旁邊還有一些咕嚕,咕嚕冒着小泡的湯水,顯示着它的溫度,顯然是極燙的。

珀森是等不及了,顧不得燙,夾起一塊豆腐吹了吹就直接往嘴裏塞,不過爲了多吃一點,就算是很着急,也沒有將一整塊豆腐都放進嘴裏,而是先試探着咬了一口。

表面因爲勾過芡的原因,看起來像是穿着一件透明的紗衣,不是很顯眼,吃進嘴裏就很有存在感了,濃厚的醬汁味道鮮美,連同表面本來炸得酥脆的表皮都變得不一樣了。

本來酥脆的外皮因爲醬汁的浸染變得韌性起來,不如一開始的脆,但是卻多了些嚼勁,本來不是很明顯,咬到裏面的時候,內裏很是軟嫩,幾乎是嫩豆腐原來的口感,一抿就化了,襯托之下自然各種微妙的感覺就更加明顯了。

熱燙的滋味隨着濃厚鮮醇的汁水在嘴裏一哄而上,各種味道雜陳,讓人覺得彷彿吃的不止是一塊豆腐,而是什麼高級的食材一樣,如此高雅鮮美。

豆腐只是表面的一層,下面是一層蟹味菇,矮胖健壯的模樣,經過熱氣的燻蒸顯得更加的漂亮,彷彿還要茁壯成長一樣,看起來品質一流。

吃到嘴裏的時候恰到好處豐盈的汁水才讓人知道不可貌相併不是一個簡單的詞,別看蟹味菇看起來似乎跟生的時候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吃到嘴裏就知道一切都是不一樣的。

不說汁水就說表面浸染了其他菇類的氣息,使得蟹味菇本身有點點蟹的鮮美滋味更加的突出,味道複合,反而各自和諧相處。

既有蟹的鮮美滋味又有菌菇本身的野性,吸收了山裏的日月精華,味道鮮美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