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邏輯完美

夏瑪:“……”

認識珀森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知道他能夠如此不要碧蓮,關鍵是說得頭頭是道,聽着很有道理的樣子。

漢斯本來都在想着怎麼才能讓叔叔答應多留在蓉城一些日子,想要開口,又怕耽誤叔叔的正事,沒有想到現在不用開口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我們先去逛逛你說的紀念品店,然後等會在這裏吃晚餐。”珀森總結陳詞。

“跟我來。”夏瑪也是捨不得離開的,因此順坡下驢,帶着珀森和漢斯在桃溪路上逛了起來。

隨着午餐時間的結束,小店本來喧囂的場景慢慢安靜了下來,不過沒有安靜幾分鐘,店裏就鬧哄哄的來了一羣人。

先是程招妹帶着一羣師弟師妹們來了,今天是重陽節作爲弟子自然是要來看看師傅的,即使這位師傅年紀不大,但發自內心崇敬袁州的一行人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日子。

本來重陽節在以前只是因爲在《易經》中把“六”定爲陰數,把“九”定爲陽數,九月九日,日月並陽,兩九相重,故而叫重陽,也叫重九,古人認爲是個值得慶賀的吉利日子。

經過陶淵明等一系列文化名人的補充,重陽節的內容逐漸豐富起來,邀約親朋,登高望遠,遍插茱萸等等,在平原地區的人們不能自己登高望遠,吃糕來代替登高,嗯……這邏輯也可以。

現代其實烤紅薯應該流行一波,只要將其和高考聯繫起來。

而到了近代將重陽節這個傳統節日和敬老、愛老這些結合起來,將現代和傳統巧妙融合在一起,所以程招妹他們來也是帶了誠意的。

“師傅這是我做的九層重陽糕,你可以試試看看味道怎麼樣?”

程招妹作爲嫡傳弟子,大師兄的位置牢不可破自然是第一個給袁州獻糕的人。

他做的是傳統的重陽糕,層次分明表面一層鋪着一層厚厚的碎果仁,油亮的果仁和下面看着粉粉的糕點形成對比,一股濃郁的甜香味四散開來,獨屬於糕點的味道在小店裏瀰漫着。

“還不錯,火候掌握得恰到好處,每一層比例太均勻了,可以改變一下,口感會有變化。”袁州看了看道。

雖然海王的任務還沒有做,獎勵也沒有領取,但是重陽糕袁州是十分熟悉的,指點程招妹絕對綽綽有餘。

“好的,師傅。”

知道袁州的習慣,將糕點遞給他以後,就直接掏出隨身的筆記本子,將袁州接下來的話記錄了下來。

有着程招妹領頭,接下來的徒弟們一一將自己做的糕點呈上來,重陽節吃糕這個習俗是不變的,不過大家做的糕那也是五花八門的,有跟程招妹一樣做重陽糕本糕的,不是九層,是兩三層的那種,也有做其他糕點的,比如什麼桂花條頭糕,定勝糕,海棠糕等等。

其中最出彩的絕對是王明捷同志。

這傢伙作爲蘇菜的記名弟子,沒有跟羅晴一樣送色彩豔麗的重陽糕,而是另闢蹊徑抱了一隻三斤重的大龜出來。

跟其他弟子完全不一樣的造型一出來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顏色呈現漂亮的紅棕色,上面的正中間栩栩如生的是一隻巨大的烏龜,旁邊還有些花鳥蟲魚的圖案,以及正方形的四面角角上還有一些福祿壽喜的字樣,看着就十分吉祥如意。

這樣吉利的圖案湊在一起,一看就知道送禮人想要表達的美好祝願。

“師傅這是我參考浙省糖龜製作出來的變種糖龜,希望師傅喜歡。”王明捷道。

別看王明捷年紀大了,但是比起小年輕來說更會來事,他對於袁州的崇拜那是自從被袁州指點了龜騰舞獅,刀工得到長足的進步,進而被老爺子王懷所肯定以後,就達到了頂峯。

而在拜師以後王明捷更是將自己放得很低,將名廚的身份拋開,踏踏實實地跟着袁州學習,因此在衆多弟子中其實除了程招妹以外,進步最快的絕對要數王明捷了。

而袁州對於勤奮的王明捷也是十分喜歡的,沒有人會不喜歡勤勞謙虛的人。

糖龜是屬於浙菜系的,但是同爲江浙菜系,浙菜跟蘇菜還是有些搭界的地方的,王明捷這次爲了做出一隻他能做出來的最完美的糖龜可謂是煞費苦心了。

而且不能光是一味的學習浙菜糖龜的做法,還得需要融入蘇式糕點的優點,這樣才能算是獨屬於他王明捷自己的糖龜。

“紅糖比例很好,不過明捷雖然刀工進步很大,但用在木雕上還是差了一些,不用自己雕刻,先專注於刀工的提升纔是,其他的慢慢來。”袁州道。

他是一看就看出這些龜的模型是王明捷自己雕刻的,因爲其中不少的線條習慣,跟王明捷使刀的習慣相同。

“王師弟這個龜看起來比我好多了,看來對於刀工我也要抓緊時間了纔是。”張龍全湊近仔細研究了一下。

“沒錯,王師兄的木工應該是我們師兄弟中拔尖的了,看來我也要努力了。”米浩道。

“王師弟的糖龜在我們中算是獨一份的確實非常不錯,我們都需要向王師弟學習。”程招妹道。

自從拜師成功以後,作爲全能的袁州的弟子,以程招妹爲首的徒弟們,是既驕傲又忙碌的。

師傅都是全能的,要是徒弟只會一個菜系的菜,沒有些其他的才藝,那能好意思大聲說自己的師傅是袁州嗎,這不丟臉嗎。

於是徒弟們紛紛開展副業,誓要在做好本職的菜系的菜的同時兼顧一些其他的技能,當然大家量力而爲,一般只兼顧一項才能,有餘力的兼顧兩項,這都是徒弟們私底下努力的成果。

“師傅我會注意的。”王明捷沒有辯解直接道,然後想了想又繼續說了一句:“師傅我以後能請教你一些關於木工的事情嗎?”

他對於木工雕刻還是十分感興趣的,從他自己野路子出生,就可以將龜雕刻得這麼形象,雖然在袁州這等大師的眼裏還不算什麼,但是從自己摸索來看,說句天賦不錯也是可以的。

選擇第二項技能的時候,王明捷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跟木工。

說句實話光看這龜,可以說王明捷是個被廚師耽誤的木工師傅也不爲過,也是幸好有袁州珠玉在前,要不然王老爺子的一頓竹筍炒肉也是少不了的。

畢竟這可是不務正業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