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熱鬧

“只要你的廚藝沒有退步,肯定沒有問題。”袁州道。

他知道徒弟們私底下在搞一些小動作的,但只要廚藝還在穩步提升那就沒什麼問題。

誰還沒有點愛好不是,袁州表示他是一個心胸開闊的師傅,不會束縛徒弟的發展,只要不長歪,可以野蠻發展,順其自然。

“謝謝師傅。”

王明捷眼底浮現激動,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學習木工了,而不用擔心老爺子的家法了。

程招妹他們知道袁州的時間很是寶貴,基本上將自己的禮物獻出去以後得到袁州的點評並且記錄下來,就差不多告辭離開了。

今天下午的小店註定不是平靜的時候,沒多大一會又呼啦啦的來了一羣人,以李正光爲首的。

雖是韓國的廚師,但李正光對於華夏文化是真的喜歡,自然知道重陽節的,當然具體的東西不太清楚,但他有腦子和嘴巴,既可以想也可以問,然後就打聽出了重陽節的事情。

所以也是特意帶着協會代表一起來感謝袁州的。

他們並沒有拜師袁州,可確實是學習了袁州的一些視頻以及技巧而有進步的,更不用說,李正光跟張龍全幾個保持着良好的關係,偶爾還會有機會請他們來給協會的成員現場講課。

作爲袁州的徒弟對於李正光和他的提升聯盟也是幫助很大的,在這樣的日子裏來感謝一下也是心意。

當然他們也沒有準備貴重的禮物,早就已經被叮囑過了袁州是不收價值很高的東西的,送禮自然是需要收禮人喜歡纔可以的,因此李正光他們準備的都是一兩樣自己國內的特色食材。

有香料類的,也有乾貨,海貨之類的,總之只要是能夠帶到華夏來的,又覺得有特點的都帶過來了。

“感謝袁主廚能夠無私將自己的廚藝分享出來,讓我們有機會學習,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希望袁主廚不要推辭。”李正光作爲會長自然是帶頭的。

說着還將帶來的禮物一一展現出來了,一看確實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比如李正光送的就是一罈子他自己泡製的正宗韓國泡菜,還有菲律賓等等國家的一些特殊的大料,最特別的大約是越南的廚師阮明勇送的一個紅木根雕。

雕刻得奇形怪狀的,說實話就是以袁州的眼力都沒有看出來這是什麼,直到長相斯文的阮明勇自己說才知道。

“這是我自己用家裏的一塊年紀大的紅木雕刻的貔貅,據說在華夏貔貅是個很好的動物,有吉祥的意思,希望袁主廚能夠喜歡。”阮明勇一笑露出一嘴的大白牙。

作爲協會中年紀最小的一員,今年才三十歲的阮明勇出身富裕,但他的廚藝天賦也是不錯的,如此年輕已是一家一星級飯店的主廚,在越南有小袁州之稱,是越南如今廚藝界的領軍人物。

當然阮明勇最出名的倒不是他的天賦而是他的情商十分高,很會做人,從入會不到兩個月就被李正光帶着來給袁州送禮就能夠看得出來了。

不過情商高也拯救不了這傢伙的手殘,紅木袁州一看就是好木頭,但阮明勇的手藝那真的是不忍直視,他敢保證要是連師父看到了這塊根雕,能一木鋸砸阮明勇頭上,沒見過這麼浪費好料子的。

這個四不像的玩意根本看不出來是個動物,而且還是貔貅?袁州覺得他今天真的是長見識了。

這阮明勇怕不是對自己的手藝有什麼誤解雕個兔子都費勁的非得選地獄難度的,這也是一種實力了。

想想聽阮明勇說是自家的木頭,除了嘆一句有錢之外,袁州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視頻大家都可以看,能夠學到些東西是你們的本事,不用感謝我,而龍全他們都是獨立的,做什麼事情都是他們自己願意的。”袁州對於李正光的感謝詞倒是沒什麼反應。

同意將視頻公佈出去,袁州就是抱着能夠將自己的廚藝理念能夠傳播出去的意思,當然也就是單純的想要傳播,並沒有什麼想要收受報酬的想法。

但看李正光他們誠意滿滿的樣子,袁州也不好拒絕,還是收下了他們的禮物,不過每一個人都準備了回禮的,是他做來送親戚朋友的重陽糕。

袁州現在是有未婚妻的人了,重陽佳節雖然不能陪着殷雅一起回家過節,但節禮肯定是要到的,再沒有比重陽糕更應景的了,加上送一些朋友,比如烏海,孫明等等,自然就多做了一些,剛剛好可以分給李正光他們一點。

沒有想到還有回禮,李正光一行人紅光滿面的,一個個喜笑顏開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集體撿金元寶了呢。

除了這兩撥龐大點的隊伍,其他的都是零零散散的人來給袁州送禮的,比如黃玲,比如老婆婆等等。

有的人還需要袁州親自送糕點,這在昨天的時候已搞定了,要開店營業的,大家都很理解,王懷、周世傑、連木匠這羣人就是袁州帶着殷雅去送的。

雖然零碎但是人來得不算密集,也不分散,很快時間就過去了,到晚餐準備的時候,纔沒有人來了。

大家都是知道袁州的作息時間的,到了關鍵時刻都不會來打擾的。

“幸好做的糕點還多,看來明年還要再多做點纔是。”袁州看了看只剩下小貓兩三隻的糕點,心裏默默算着明年需要準備的量。

雖然這麼說但是袁州臉上看不出麻煩的樣子,相反嘴角比起平常還上揚了一個弧度,看起來心情很好。

比起之前沒開店時候的寂寥,袁州特別喜歡現在熱鬧的氛圍,再也不是‘熱鬧都是別人的,我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了。

“啪嗒”

袁州打開旁邊一個小巧的盒子掏出幾個雪白特製的糕點,這是給米飯他們準備的,作爲廚神小店重要的一員,怎麼可以沒有過節的禮物呢。

將糕點給了米飯他們以後,袁州纔開始着手準備起了晚餐的食材。

“你快一點,不然要來不及排隊了。”姜唐健步走在前面,還不停地回頭催促着後面的人。

“踏踏踏”

後面的萬欣然踩着高跟鞋抱着一個公文包走得飛快,聽到姜唐的話翻了一個白眼道:“不就是比我先走五十米嗎,你看我們先走的距離現在還剩多少,你好意思讓我快點?”

清清秀秀的萬欣然說起話來那是毫不客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