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菜豆腐

這次能夠接到袁州的委託,協會上下實屬興奮,要不是姜唐跟萬欣然算是跟袁州比較熟悉,熟人好交流,會長絕對都想自己前來。

說實話對於袁州說的新釀製的幾款酒都是心癢癢想知道是個什麼酒,會不會又是一款失傳的酒,就算不如猴兒酒,其他的品種也是值得期待的。

“有計劃就好。”萬欣然點頭道。

這樣定計劃的會議倒不是她能參與的,確實不知道還有這麼些事情,一個協會能夠正常運轉,自然是需要各司其責的,萬欣然這次能夠跟着一起來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爲萬總釀沒有辦法來,他一動,其他的釀酒大師就該動了,那小店不成了菜市場了?

這樣事情就沒辦法談,萬欣然纔會脫穎而出,並且得到了整理資料的任務,不然這事是外聯辦獨攬了的,職責所在。

兩個人商量幾句的功夫,菜就慢慢上來了,真的全部都是豆製品的菜餚,什麼煎釀豆腐,熊掌豆腐,家常豆腐,或者是芹菜炒豆乾,青菜麪筋肉圓湯等等,萬欣然點了三個菜,姜唐點了五個菜,除了菜豆腐粥就沒有重複的菜。

菜豆腐作爲秦省的著名小吃,歷史悠久,相傳是跟漢高祖劉邦有關係的一道菜,可以說時間確實十分久遠了。

在秦省地區要是去人家家裏做客能夠端上一碗菜豆腐那絕對是把你當成貴賓一樣對待的了,是高禮節的待遇。

你是不是一個受歡迎的崽就看你能不能在人家裏吃到菜豆腐了。

當然萬欣然畢竟不是秦省人,不知道這些,也就是聽了一個秦省人的人說了這麼一嘴,因爲愛好吃豆腐做的食物,就記下了,在別的地方她還需要考慮廚師會不會做這道菜,到了小店這裏只要是秦菜已經上了菜單了,那就絕對會有這道菜的,這就是獨屬於袁州的自信。

之前問也不問就直接點了,這也是袁州給食客的信心。

菜豆腐因爲做法比較繁複細緻一些,加上萬欣然他們點的其他菜都是比較簡便的因此等將前面幾道菜都吃完了,最後它纔上來。

兩個人都點了一份,一上來就是兩份,跟其他菜裝盤不一樣,菜豆腐既可以當飯又可以當菜的,所以是用湯碗裝的,粗瓷原色的湯碗,略帶深褐色,顏色深,但是兩相對比了裏面的菜就越發顯得色澤清白如玉,漂亮極了。

像是白玉染上了碧色,不像是瑕疵倒像是經歷時間的暈染出了歲月的痕跡一般,十分好看。

湯也不是白色或者青色的,而是略帶黃綠的顏色,按理來說這樣的顏色十分考驗人的眼睛,這裏不然,大約是因爲煮了大米的關係,一層米油漂浮着,顏色越發的淺淡起來,配合着青玉般的豆腐和隱約可見的開花般的大米粒,顯得很是和諧。

聞了聞一股特殊的酸香味道撲鼻而來,顯得很是醒神勾人流口水。

“好香呀,感覺跟其他的豆腐完全不一樣,聞起來除了豆香味就是酸香味了,肯定很好吃。”萬欣然秀氣的鼻子湊近了聞了又聞,還是捨不得挪開。

姜唐的動作也不比萬欣然好到哪裏去,就差將鼻子塞到碗裏去了,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完全不一樣的豆製品。

說是豆腐卻沒有其他石膏或者滷水點的那種腥氣的感覺,就是一般的豆腥氣都沒有,當然袁州這裏的豆腐都是沒有的,處理得很乾淨,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起白嫩如玉的豆腐,這個豆腐的顏值那是真的驚豔到他了。

本來姜唐之前聽到萬欣然說菜豆腐的時候腦子裏就已經腦補出了它的形象了,豆腐裏面夾雜了不少菜,破壞了本來白玉般豆腐的顏值肯定是好看不到哪裏去的,即使有袁州的巧手加工,他也覺得肯定比不上純正的豆腐,畢竟先天條件在那裏不是。

看到實物沒有想到跟之前想到的不一樣,雖然豆腐中夾雜了菜,看着就很和諧,似乎不是隨便夾的而是有秩序的安排一樣。

“不愧是袁主廚,我相信其他地方的菜豆腐絕對沒有這麼高的顏值。”姜唐道。

“我覺得你說的對,下次看到杜洋我一定跟他說吃菜豆腐一定要來廚神小店這裏,這的菜豆腐纔是顏值巔峯。”

說着萬欣然將手機遞給姜唐看了一樣,上面是微信的對話框,裏面是一張放大的圖片,是之前杜洋發過來說的他們秦省最好吃的菜豆腐的照片。

其實光看照片看起來還是不錯的,青色與白色夾雜,不多整齊,但也不亂,一塊塊的,加上湯色的襯托,很像那麼一回事。

就是那麼不巧,面前正擺着彷彿藝術品般的菜豆腐,一對比,那就不是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區別了,說句天淵之別也不爲過。

不說整整齊齊彷彿尺子量過一般的大小,就是那些錯落有致夾着的青菜看着就舒坦。

也沒有對比很久,酸香的味道不斷勾引着人,因此萬欣然和姜唐都顧不得理會兩邊的不一樣,直接放下手機,拿起筷子就夾了一塊豆腐放進嘴裏。

白的越白,青的越青的豆腐不只是好看那麼簡單,口腔剛剛一接觸到白的部分,其嫩滑的口感就征服了萬欣然的味覺,真的就是輕輕那麼一抿就直接化開來了,但是沒過多遠就遇到了夾雜着的菜,完全不同於豆腐的口感,使得綿嫩中增加了些許嚼勁,彷彿是能夠嚼着吃的豆腐一樣,很是新奇。

豆香味十足被酸味這麼一激就越發顯得可口不已,微微燙的口感更是加速了豆腐的融化,真的是很刺激。

連吃了好幾塊,萬欣然才注意到旁邊跟着大碗一起送上來的一個白玉般的小碟子,剛纔的注意力都在豆腐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碟子的存在。

巴掌大的小碟子不大不小的,裏面裝着不少拌的很是均勻好看的小菜,蔥花,醬菜,辣椒醬等交雜在一起,看起來顏色鮮豔,聞起來就有一股麻辣鮮香的味道席捲而來。

“這個應該是蘸豆腐的吧?不過看起來又不像是蘸料倒像是什麼小菜,下飯吃的,還是下豆腐吃的?”萬欣然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