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釀酒學徒袁州

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有錢的話喜歡全都要,萬欣然決定兩個都嘗試。

先是小心地將一塊豆腐夾到表面露出湯水放在那裏然後夾了一筷子小菜放到豆腐的表面,然後連着小菜豆腐一起放進嘴裏。

跟剛剛濃香酸味十足,很是開胃的口味不一樣,剛一入口,霸道的麻辣香味就連同豆腐的清香味一起被舌尖嚐到,按理來說一個麻辣,一個濃香,味道重的一般會掩蓋味道比較淡的品種,這個麻辣的味道彷彿就是爲了豆腐服務的一樣,味道濃烈卻將豆腐極致的鮮美味道凸顯了出來,加上特殊的酸味,開胃又好吃。

連着吃了好幾次豆腐配小菜,萬欣然纔想起來自己還想要試試小菜配稀粥的。

“你可以試試這個湯,喝起來燙燙的酸酸的很是開胃,很好喝。”姜唐看萬欣然一直在吃豆腐,立刻安利自己剛剛喝過的湯水。

不同於普通的湯,加了米煮的,雖然不如米湯濃稠,但是卻比一般的湯水味道濃厚,姜唐剛剛小心翼翼地呷一口熱滾滾的湯,吸氣品,清香自然,浸潤雙肋,很是舒適,感覺整個人都昇華了一樣,特別舒服。

自然就想要跟萬欣然分享一下的,畢竟姜唐還有着不少旖旎的心思的。

“好的。”

萬欣然本來就想要嚐嚐粥水的,既然姜唐也這麼說就更加期待了。

跟普通的粥水不一樣,大米是加入點過豆腐的酸水中煮的,加上十分注意火候,因此粥水不濃不淡的,剛剛好,米爛湯清,舀上一勺帶着米粒的湯水送進嘴裏,跟剛纔的豆腐截然不同的香味,淡淡的豆香味配合着濃郁的米香味道,加上還有時不時出來刷一把存在感的酸漿水的味道,說不出來的滋味,但是萬欣然知道她很喜歡。

豆腐綿甜,湯粥酸香,小菜麻辣,那種難言之妙令人回味無窮,一口豆腐一口小菜然後再一口粥水,一口濃香,一口清香,再一口麻辣,對比換口,周而復始,韻律十足。

萬欣然覺得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吃飯還可以這麼規律而且好吃的,尤其感覺還挺好玩的。

不過是一大碗菜豆腐,但她卻覺得彷彿吃了滿漢全席一般的滿足感,不止是胃裏的滿足而是整個身心的滿足,將剛剛即將見到袁州打算談事情的緊張忐忑通通消弭了,只剩下了食物的甘香回甜。

“嗝”

本來打算說能不能再吃一點的萬欣然被猝不及防的飽嗝打斷了計劃,她現在就是標準的肚子說它已經飽了但是嘴巴說它還想再吃的狀態。

試了試發現確實只是嘴巴想吃,肚子已經不行了以後萬欣然只能遺憾地放棄再點一道菜的想法。

而姜唐自然也沒有比萬欣然好到哪裏去,畢竟他可是點了五道菜的,一個壯年男人吃這麼多已經是很驚人了,再想吃,得多長一個胃才行。

“我要是跟駱駝一樣就好了,要不然牛也行,這樣至少還能再吃兩輪。”姜唐十分感慨。

萬欣然深有同感,不過作爲淑女雖然心裏很贊同,也不能表現出來。

“我們去外面等等吧,過不了多久晚餐時間就要結束了,到時候我們再找袁主廚說說事情。”萬欣然看了看錶距離八點結束也就只有半個小時了。

小事上姜唐還是很願意聽聽萬欣然的意見的,但是嘴巴它不皮一下的話感覺不會很舒服。

“你不再吃一點了嗎,其實我覺得有道翡翠白玉味道也是不錯的,可以再嚐嚐不然上上次我吃過的那道蝦仁豆腐也是絕品。”姜唐煞有介事道。

臉上真誠的表情很像那麼一回事似的,當然眼底的促狹也是清晰可見的。

兩個人一起吃過不止一次飯了,畢竟一直都有工作接觸不是,對於萬欣然的食量姜唐還算是瞭解的,這麼說倒是不是真的要讓她吃,而是覺得好玩罷了。

“要是你能吃的話,我也未嘗不可。”萬欣然對於姜唐注孤生的性格也是十分了解的。

當然她也是個不吃虧的主,講究有仇當場就報了。

考慮到後面還有不少人在排隊等吃飯,於是將戰場挪到了店外面,不然怕兩個都被人圍攻這樣就不美了。

姜唐這裏嘰嘰喳喳的,你懟我一句我還你一句還算是和諧,店內的食客們也是匆匆而來,飽腹而走,時間過得很快,沒一會就到了晚餐結束的時候了。

送走最後一批客人,袁州自然就看到了等在那裏的姜唐兩個人,雙方見面先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紹,然後就抓緊時間進入了正題。

這是幾乎所有來找袁州的人達成的共識,沒辦法袁州是真的忙,沒人好意思佔用他很多的時間,感覺那不是在浪費生命那麼簡單。

先將文件遞給袁州等他看了一會以後,就開始詳細地將文件的內容重點歸納了一下,主講自然是姜唐了。

而萬欣然則是拿出小本子和筆,準備隨時記錄袁州提出的一些問題和建議,華夏釀酒協會的態度可謂是十分好了。

因爲事先姜唐就將文件吃的十分透徹,講起來也是熟練不已,加上袁州看的也很快,所以雙方將條款理解清楚以後就開始了細節的商榷。

袁州對於協會拿來的方案還是十分滿意的,尤其是開放了不少釀酒廠的名額,更是很對他的胃口,證明他的方向沒有搞錯。

這個酒類交流會確實是袁州爲了完成任務而想出來的,但也並不光是爲了任務,之前萬總釀他們總是來找袁州希望他能夠給釀酒的人講一講課什麼的,擴大一下大家選擇成爲釀酒師的範圍。

君不見自從袁州出名以後,隨着他名氣的穩步提升,越來越多的人因爲袁州選擇了學習廚藝,還真發現了不少學廚的苗子,更有越來越多的廚師學校將袁州聘請爲榮譽校長,不用管事,就是一個精神象徵的那種。

袁州答應的少,也架不住很多學校將他作爲宣傳的噱頭,倒不是什麼壞的方面,只是將袁州的履歷擺上一擺效果就很不錯了。

釀酒界的大家自然是坐不住了,要知道袁州的釀酒技術在他們看來也是臻至大家的水準了,也是他們這裏的旗杆式的人物,作爲代表偶像完全夠格。

袁州覺得他纔是中級釀酒師,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根本不算什麼,講課什麼的還不夠格,但是拿出幾種新酒大家一起交流學習一下還是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