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新研究

袁州藉着做任務的機會也算是滿足了一下萬總釀他們的期望,即使方式跟他們預想的不太一樣,但結果是好的。

這些是萬朱兩位總釀他們私底下的想法,目前袁州還不知道,爲酒類交流會的事情已經夠他忙活的了。

他每天的行程本來就安排得十分滿要是再插入新的東西的話,勢必要挪一些時間出來。

有時天賦和努力一樣重要的,很多人都說袁州是百年不遇的天才,但看過袁州作息表的這些前輩們都知道天才也是需要努力的,而且比起常人還要努力。

因此前輩們經常回去對着徒弟就是“袁主廚比你有天賦,還比你努力,你還不加倍努力是想做什麼,浪費生命嗎?”

年輕一輩的廚師對於袁州那是感情相當複雜,袁州現在的級別根本就不是別人家的孩子,是別人家的巨人。

還沒辦法產生什麼羨慕嫉妒恨的情緒,因爲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因此大家除了更加努力以外沒有其他的路走,廚藝界倒像是煥發了生機一樣,充滿了活力,這些都是袁州帶來的。

姜唐有意配合,袁州無意刁難,雙方洽談甚歡,就算是袁州有些意見也都是合理範圍內的,因此很快就談好了。

“袁主廚放心,我們回去就會將您今天說的情況整合,重新做一份計劃出來,到時候您再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的,然後我們就可以馬上投入準備了。”姜唐道。

“沒問題,協會辦事我很放心不過到時候不用專門跑過來的,直接發一份電子文檔過來就好。”袁州覺得老是讓人親自跑來實在是不好意思。

“這個必須親自來纔有誠意,我們協會做事的宗旨就是必須親力親爲,不會麻煩。”

姜唐在袁州話音一落立刻就說道,那副生怕晚了就真的不能來的樣子,不明就裏的還以爲這是要錯過撿金子的機會呢,而關鍵是旁邊萬欣然還一副就是這樣的猛點頭,生怕人忽略了她。

袁州見兩個人都是一副這就是協會的規矩,而且我們也不覺得麻煩的樣子也就沒再堅持。

而看到袁州沒再糾結這個問題,姜唐和萬欣然心裏同時鬆了一口氣,“還好袁主廚答應了,不然正大光明來早點吃飯的理由就泡湯了。”

說完正事,姜唐和萬欣然很是識趣地告辭離開,而袁州則是將小酒館的東西交給毛野以後就忙活開了。

先是上樓換了一身厚一點的休閒服,然後就從後門出去了,沒走幾步就看到了停在那裏的出租車。

“廖師傅久等了,還是去老地方。”袁州先跟師傅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再開門上車。

“袁老闆晚上好,您坐穩了,我們這就出發了。”廖師傅笑着道。

廖師傅是個四十多歲的精壯漢子,最近一段時間,一直都是他送袁州去酒坊的,兩個人還算是熟悉。

見袁州上車就閉着眼睛養神,也就沒有跟平常一樣跟袁州嘮嗑,說說家常,而是將車載音樂打開,選了一首輕緩的輕音樂放了起來,慢慢地輕柔悅耳的音樂就開始在車廂裏流淌起來。

而袁州倒是沒有在睡覺也不是累了而是在思索着酒類交流會的事情,之前就說過了袁州準備了幾種酒,這幾種酒都是袁州在現有酒方的基礎上自主研發出來的新品種,不多也就是五種,他試過了味道還算可以不過,因爲還沒有到時間,因此覺得醇度不夠,需要再多等一段時間才行。

這段時間剛好夠,可以拿來準備交流會,可謂是差不多的無縫銜接。

袁州最近一有空就往酒坊跑一方面是要看看參加交流會的酒,時時看着他才放心,畢竟他覺得自己的釀酒技術那是真的不太精,要是不注意的話,可能會出現問題這就不好了,二一個是他又研製裏一款新的酒是用豆類在做的,正到了關鍵時刻,需要他時不時地跑跑酒坊纔可以。

“今天正好可以看看這款三豆酒時是不是可行,三花酒倒是不少,豆類的幾乎沒有,就不知道這款酒能不能做出來,要是可以的話,就又多了一種新酒,這樣參加交流會應該是比較可以的了。”袁州心裏琢磨着。

有些釀酒大師那是一輩子也沒有釀造出一種新酒來的,要是知道了袁州短短時間就研製了五六款新酒,還有這樣的想法非得哭暈在廁所不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呀。

完全不在一個緯度的事情,還是不要想東想西了。

思緒天馬行空的走着,沒多大一會廖師傅就將袁州送到了酒坊門口。

告別熱情的廖師傅約定好來接的時間以後,袁州就打算進門了。

看了看不遠處的牧場,袁州有了新的主意,“最近小雅似乎在爲皮膚煩惱,說是天氣原因,有些幹了,要不然拿點牛奶回去給她洗臉好了,不過奶豆腐也是極好的,可以給她做成點心,這樣內服外用應該會好的比較快。”

說幹就幹,袁州直接腳步一轉就往不遠處的牧場走去,也是兩個地方距離得並不遠,因此一般來這裏,就兩個地方一起跑也是極好的,省得再來回倒騰。

之前袁州因爲聯繫了一家牛奶加工場,將剩餘的鮮奶製作完成以後送給附近的幾家孤兒院,但剩餘的牛奶並不多,只供應了兩家。

在年前的時候,袁州再次讓系統添加了不少的奶牛,這樣就有更多的牛奶了,也招聘了不少人,提供了不少的就業崗位,可謂是一舉多得了。

還沒進門袁州就聽到了‘哞哞哞’的牛叫聲,這是牛多了聲音也大了,要知道之前來這裏練習庖丁解牛的時候,差點都以爲到了什麼靈異現場一樣的,悄無聲息的,哪裏有現在的牛聲鼎沸的模樣。

袁州這裏一直在抽着空閒來酒坊準備新酒的事情爲酒類交流會的事情做着準備,時間就這樣一天天地慢慢過去,每天袁州的時間都排得很滿。

隨着時間的流逝,大約是交流會的事情散出去了風聲,不止是店內來的食客很多都點上了醉系列的菜,就是計乙他們也專門找上門來湊了熱鬧。

說的就是既然要舉辦酒類交流會了那麼什麼時候點心交流會是不是也可以舉辦了,他們點心也是有牌面的不能如此忽略,厚此薄彼吧?!

……